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袁斌: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与中共深层恐惧(图)
    (袁斌, 大纪元, 2/03/2019)



    中共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警告,中国未来可能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Fred Dufour – Pool /Getty Images)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2018年岁末,习近平在中共“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说,“未来必定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风险挑战,甚至会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此言一出,海内外震惊。

    据我观察,外界对于习近平的这段话,其关注焦点在于什么是他说的“惊涛骇浪”。有人认为,从上下文看,“惊涛骇浪”主要是指经济问题,当然也有外交风险;也有人认为,2019年年头不太好,法国大革命230周年,五四运动虽然是中共起家的运动,100周年,中共建政70周年,六四30周年,柏林墙倒塌30周年,这些兆头可能会给中共投下阴影,如何保政权可能就是习近平所说的“惊涛骇浪”;还有人认为,目前习近平虽然大权在握,但在中共高层不得人心,党内各派政治势力有可能聚集在保卫改革开放的旗帜下,对其逼宫,这才是他所说的“惊涛骇浪”的本意。

    这些解读,我以为都有一定道理。不过,今天我想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谈我的理解。

    各位注意到没有,“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这句话包含了两层意思,一层就是 “惊涛骇浪”,一层就是修饰“惊涛骇浪”的“难以想像”。何为“惊涛骇浪”固然值得琢磨,而“难以想像”意味着什么其实也颇耐人寻味。

    我理解,所谓“难以想像”也就是说超越了想像的能力,没法准确的予以研判预测。在当下中共领导人讲话的语境里,它至少可能包含了三层含义。

    一是“惊涛骇浪”究竟有多大“难以想像”。

    最近中共高层讲话频频提及“风险”,尤其是习近平在中共省部级主要官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具体说到了“七大风险”,即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和党的建设方面的风险,而王沪宁在结业式上的讲话则要求官员要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我理解,“七大风险”也好,“最坏情况”也好,都是“惊涛骇浪”的另一种表述,但“七大风险”的风险究竟可能有多大,“最坏情况”到底又会坏到何等程度,其实中共自己也说不清楚,也没有把握。这是“难以想像”的第一层含义。

    二是“惊涛骇浪”何时来“难以想像”。

    对于中共来讲,2019年可以说是一个注定充满了前所未有风险的凶年。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改革开放四十年积累的各种深层次问题(包括经济的、政治的、社会的和思想的等等)以及由此造成的对政权和体制的冲击必将逐步显现,这一切很有可能在某一时刻酿成重大的社会激变。换句话说,“黑天鹅”不定什么时候说来一下就突如其来的飞来了。但到底可能什么时候来,中共并无把握,心里其实是没底的。这是“难以想像”的第二层含义。

    三是“惊涛骇浪”以怎样的方式来“难以想像”。

    “惊涛骇浪”不仅有一个多大多惊人和什么时候来的问题,还有一个以怎样的方式而来的问题。比如罗马尼亚“变天”的导火索是有人在罗共的大型集会上公开喊出了“打到齐奥塞斯库”的口号,突尼斯革命发端于26岁的街头小贩遭到警察粗暴对待后自焚抗议不治身亡,萨达姆政权是被美军推翻的,委内瑞拉最近政局的激变则肇端于经济问题。那么,压垮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会是什么呢?是房价暴跌还是大规模的失业潮或者类似突尼斯小贩那样的突发事件?对于这个问题,我看中共心中也没数。这是“难以想像”的第三层含义。

    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中共能够比较准确的研判预测“惊涛骇浪”会有多大,会何时来,会以什么方式来,从而做到心中有数,这样的“惊涛骇浪”中共就不会称之为“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了,之所以要在叫“惊涛骇浪”前加上“难以想像的”这几个字,恰恰说明中共无法对其进行比较准确的研判预测,从而做到心中有数。论是当下中共草木皆兵手足无措的维稳乱象,还是王沪宁在中共省部级主要官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结业式上对增强“发现风险、认识风险、化解风险”能力的强调,可以说也都佐证了这一点。

    显而易见,“惊涛骇浪”本来就够可怕了,如果再无法准确研判预测就更可怕了。这也正是中共最恐惧的。在这个意义上,“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这样罕见的提法不正是这种恐惧的折射吗?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