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EIleen:一位摄像头下大学英语教师的自白
    (EIleen, 议报, 10/20/2018)



    图为2009年11月12日,重庆有关部门在公交二公司210路23辆车率先安装摄像头,可监控车厢每个角落,画面实时传输到监控中心。有网友称,“我们人人都是被监视的对象,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大纪元资料室)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学校从2013年开始,陆陆续续给每个教室都装上了摄像头,大一点的教室甚至有5-6个摄像头。学校一开始跟我们说的是主要用于考试监考,以后教师就不用监考了。还没雀跃多久的我们很快发现监考任务一点没有减少,反而从教务处传来了一个噩耗:以后他们会随机从摄像头的监控室查老师们是否有迟到、早退等现象,而且想听哪位教师的课也不需要到具体的教师里去了,直接在监控室就可以完成。细思极恐!这不正说明学校通过摄像头可以监听监控我们的一言一行吗?天真的我们又一次上当了!

    从那之后,课堂上喜欢天马行空乱讲话的我就自觉不自觉地开始了自我审查。其实,学校没有装摄像头之前我也做不到百分百想讲什么就讲什么,因为从2008年开始,学校在每个班的学生中都有安排信息员,表面上跟我们说是记载学生的出勤和缺勤,但是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同事(她是辅导员)曾无意间透露其他系有老师在课堂上批判政府被信息员举报而受到学校领导的约谈和警告。但我在学生中的人缘还不错,对信息员不会举报我这一点还是比较自信的。但是自从摄像头装上之后,教学就变得越来越无趣和恐惧了,因为你不知道从不上课的领导们是不是正坐在监控室监听我们呢,所以很多话都不敢讲,“老大哥正在看着你“这句话经常在头脑里盘旋。

    记得有一次讲demonstration(游行)这个单词的时候,我提到“在美国,上街游行是合法的”,单提到这一点都让我后怕好几天,因为如果信息员举报或者领导听到都很可能判我“煽动学生”。其实,我更想告诉学生:“在人民有选票的国家,人民有任何的不满都可以上街游行表达不满,尤其是对政府的不满,政府必须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人民才会罢休。而在中国,虽然宪法规定了我们有游行的权利,但是只要你上街游行,就会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等口袋罪投进监狱,等待你的将是酷刑折磨、电视认罪、甚至丢掉性命”。但是,我根本不敢讲。

    还有一次讲republic(共和国)这个词的时候,书上的解释是: a political system in which the supreme power lies in a body of citizens who can elect people to represent them. 我当时只敢把这个英文解释一下——共和国或共和政体是指人民可以选举代表他们的人的一个政治体制。其实,我更想告诉学生:“我们国家虽然也叫“共和国”,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过选举权,从来没见过选票长什么样,所以中国的“共和国”是假的,只有人民手里有选票的共和国才是真正的共和国。假的共和国其实就是专制独裁,我们有权起来推翻它。我们应该为我们及我们的后代争取本来就应属于我们的选票而努力。”同样,我什么也不敢讲。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作为在高校工作14年的老教师,明显能感觉到言论自由的逐步收紧,到现在几乎到了让人窒息的地步。刚开始参加工作的那几年,课堂上还是可以谨慎地批评政府的,记得电视里也有很多批评政府的评论节目。后来学生信息员的出现,让老师们稍微有所顾忌。到摄像头装上之后,估计大部分高校教师都会像我一样进行言论的自我审查,严格控制课堂言论边界。作为高校教师,大都上有老下有小,还有繁重的房贷压着,所以只能屈服。我们的言论自由咋办?先忍着吧,努力工作,争取把小孩送到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去!

    (注:本文作者是中国某大学英语老师,议报公民记者)

    –转自议报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