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马云辞职 预示杀富往回走时代来临(多图)
    (王净文 , 新纪元周刊, 9/30/2018)



    马云宣布,一年后将卸任。他曾向媒体预言自己的结局,并直言,“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Getty Images)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马云预告一年后辞去董事长职务当天,官方就收编了他的摇钱树支付宝。在中美贸易战乌云压顶、中南海暗潮汹涌之际,马云辞职引发各界猜测及反响。

    近几年中国富豪不断出事,薄熙来的白手套徐明、君怡酒店老板刘希泳、前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明天系掌门肖建华、邓小平前外孙女婿吴小晖、海航集团前董事长王

    健等,不是死于非命,就是锒铛入狱。这些人背后都牵涉到很多中共权贵家族。

    马云的辞职,预示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但这个新时代却是全面往回走的旧时代,将对中国政治经济带来巨大影响。



    中共治下,私有财产得不到有限保护,随便一个借口都会被国家收编,被权力共产。(AFP)


    纽约时报风波 股票大跌 延后一年

    9月7日,马云在接受美国彭博电视专访时表示:“我能向比尔盖兹学许多东西,我永远不可能像他一样富有,但有一件事我能做得更好,就是早点退休。”他正在为退出阿里巴巴做准备,将创立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专注于教育。他表示,自己为这个基金会已经筹备了10年。

    盖茨是58岁退休的。马云表示,这一辞职并非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这话的确说对了,但里面含义却涉及每个中国人。

    当天,《纽约时报》报导说,“阿里巴巴共同创始人、董事长马云表示计画于周一9月10日辞去这家中国电商巨头的董事长职务,转向教育慈善事业,这家价值420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将出现一次权力交接。”

    文章说,马云即将退休的决定,正值中国的商业环境出现恶化,北京和国有企业对公司运营进行了越来越多的干预。在习近平主席治下,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发展壮大,变得愈发重要,这也促使政府收紧了控制。中国经济还面临著增长放缓和债务越来越多的问题,此外,这个国家还卷入了一场与美国不断升级的贸易战。

    “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是中国私营部门健康程度和远景的一个象征,”《阿里巴巴:马云的商业帝国》一书的作者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如此评价马云。“不管他乐不乐意,他的退休将被解读为不满或担忧。”

    消息传出,阿里巴巴在美国的股市价值下跌了2%。然而,很快阿里巴巴公关部否认了这一说法。

    对马云的辞职,不光阿里人感到吃惊,印度人也愤愤不平地骂《纽约时报》造谣,因为近年来马云在印度进行了多元化投资,包括对数字支付平台Paytm以及更多数字媒体领域,对印度的零售业影响很大。



    近年来马云在印度进行了多元化投资,包括对数字支付平台Paytm以及更多数字媒体领域,对印度的零售业影响很大。(AFP)


    北京时间9月8日晚,马云自己的《南华早报》发表了采访阿里巴巴的文章,明确否认马云将退休的说法,强调马云仍是董事局主席,并会在9月10日54岁生日时公布传承计画,以进一步培养年轻才俊接班。

    马云1999年与人共同创建阿里巴巴,从电子商务到好莱坞影业,从云计算到在线支付,阿里业务的触角遍布诸多行业。《福布斯》今年3月公布的“全球富豪榜”显示,现年54岁的马云拥有高达390亿美元的身家。马云曾多次坐上中国以至亚洲首富宝座,也是白手兴家的企业家。

    9月10日,马云宣布,他将于一年后辞去董事长职务,接替他的将是现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9月10日是中国的教师节,阿里称是马云的生日,但在中英文官方文件中,马云的生日都是1964年10月15日。



    9月10日,马云宣布将于一年后辞去董事长职务,接替他的将是现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图为马云出席9月19日阿里巴巴科技展会。(AFP)


    看来,马云要继续演戏了。

    一年多前就公开宣布开始准备全退

    其实早在2012年,马云就曾有轰动一时的退休之举。当时在黄龙体育中心举行淘宝10周年庆时,马云主动请辞执行长CEO,不再参与具体事务,将大位交给陆兆禧,现由张勇出任执行长一职。

    据陆媒《澎湃新闻》报导,2017年3月27日,马云出席“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时,谈到了董事会主席的接班计画。马云说他从“2009年开展接班人梯队训练,到2012年差不多完成,因此我辞去集团执行长的职务。……我现在离开公司问题不是太大,至于要讲到底是什么时候,这就涉及到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定。”

    马云表示:“离开阿里巴巴可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我也在准备退休以后的事情。把退休之后的事设计好,接著就可以期待有一天往那儿去了!”

    等到了2017年10月28日,马云在接受菲律宾德拉萨大学建校106年来授予的首个科技创业名誉博士学位时表示,“每个人都会生老病死,我们已经努力发展了18年,阿里要活102年。所以,我们从不说阿里巴巴是成功的,因为我们还有84年的路程要走。我们可能会有100次的失败,甚至是一分钟的失败,阿里巴巴就消失了。”

    “我不想在七八十岁的时候,我仍然在公司工作,我想我应该死在菲律宾的沙滩上,而不是在办公室里。”马云说道。

    不过,如同马云说要回去当老师一样,这些也许只是障眼法。《新纪元》早就报导了,马云早就被官方盯上了,迟早要出事的。

    流亡美国的郭文贵屡屡披露中国高层、权贵间的内幕,并一再点名马云,还说马云“迟早死于非命”,这也让马云是否为求保命才退休,备受外界关注。

    郭文贵称,马云的离职和海航集团前CEO王健被暗杀有关,他说“马云听说王健死的时候,他当场就傻了,马云你也知道谁告诉我的,王健的死加速了马云自己的计画。”

    中国商业杂志《好奇心日报》评论马云退休时也暗示,正值大陆民营经济最尴尬时刻,马云宣布的这个坏消息,加快民企信心的滑落。中国大陆传统行业企业数量日减,企业融资日益困难,企业税务负担加重,土地人工成本上升,消费下滑,市场增长前景有限,而且在中国大陆做生意不仅要担心是否合法,还要担心言行是否“政治正确”。

    郭文贵爆马云舍财保命 政治洗钱

    2017年7月20日《南华早报》删去那篇对栗战书女儿的报导并刊文道歉之前的7月初,郭文贵在爆料时被网友问起,他直说“马云啊,我在第一集就发过推特,一个老领导当时就告诉我,马云、马化腾、包括这个马明哲……”郭文贵在镜头前用手划过脖子说:“他们将来必定非正常死亡,要嘛待在监狱,一定这结局!”

    郭文贵以肖建华命运为例,“不管如何,他们的财富已经不是他们的了,将来国家防止他们的财富外移,一定会用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办法,把他们的财富归回国家的。”

    郭文贵悲观的说,“千万记住,中国人一旦你有了巨大财富,你只有两个归宿,死亡和逃亡,没有第三条路。”他表示,若只是有了中等的财富,“要嘛和这些茅屎坑的蛆(高官)同流合污,要嘛有一天你就被消失,你连逃亡的机会都没有,剩下的你就老老实实当老百姓,顺宰的羔羊。”

    尽管郭文贵爆料称马云在私人飞机上吸毒、开性爱趴、去澳门叫小姐等,这些丑闻很可能是郭文贵编造的,不过,郭文贵分析马云离职的“真正”内幕,有一点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郭文贵点出了四项马云离职的原因。其一,躲避欧洲、美国对阿里巴巴的调查;美欧将联合调查阿里巴巴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合作,按理说,阿里巴巴作为独立民营上市企业,不应该与政府勾结在一起干一些事的。

    其二,江派势力已经告诉马云,中国将走向“私人企业国有化”,阿里巴巴将成为政府锁定的目标,因此马云选择舍财保命,自愿先行退场。

    其三,洗钱。马云现在台面上“舍财保命”,实为推卸“洗钱”的罪责。他表示,阿里巴巴为美国上市公司,而旗下蚂蚁金服的三轮集资也都是海外机构,直指马云早已把钱转出国外。



    阿里巴巴为美国上市公司,而旗下蚂蚁金服的三轮集资也都是海外机构,马云已把钱转出国外?图为2014年3月16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启动在美国的上市事宜。(Getty Images)


    其四,成立基金会,搞政治洗钱。郭文贵表示,马云在玩政治现金,早已提前用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把世界政治关系搞透了,接著把和中国的官商勾结了结,撇除关系后把钱都拿走,接著成立基金会,大搞国际联盟。“就像海航一样,想把钱洗过来美国,一夜之间变成慈航基金,他不叫‘马云的钱’,他改叫‘基金’。”

    支付宝被官方收编 马云很后悔

    马云的支付宝,可谓他的聚宝盆和摇钱树。陆媒9月13日报导,支付宝已与中国银联举行了内部签约仪式,就支付清算业务达成相关合作,签约日期是9月10日——也就是马云宣布一年后退休的日子。



    马云宣布退休当天,旗下支付宝与中国银联签约。继微信支付之后,支付宝也被国家正式收编了。(大纪元资料室)


    易观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协力厂商的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403645.1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6.99%。其中,支付宝市场份额分别为53.76%,占绝对主导地位。

    自2016年以来,人民银行连番发文整肃协力厂商支付行业,下达包括协力厂商支付机构必须断开与银行直连,接入银联或者网联的要求。

    喊出“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马云,遭遇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四大国有银行联合施压,支付宝被迫从开始使用没有任何限制门槛到每日转帐限额1万,又到条码限额500;拥有3亿用户的余额宝,个人帐户持有限额由原来的100万元被迫降低到10万元……

    此外,蚂蚁金服近期被央行约谈;花呗借呗被关停;蚂蚁基金被叫停;天弘基金利率一再突破新低……

    在官方的高压下,马云表态说:“如果国家有需要,我将随时把支付宝献给国家。”而马云在俄罗斯回答观众提问时表示:“我最大的错误是后悔创建了阿里巴巴。”看来,这种贡献是被迫的。

    的确,忙乎了大半辈子,只为中共做嫁妆,能不后悔吗?

    在艰辛的创业中,马云鼓励阿里人:“寒冷的时候,学会用自己的左手温暖右手。”“永远要把对手想得非常强大,哪怕非常弱小,你也要把他想得非常强大。”“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

    有消息说,为了奋斗,马云夫妇都得了癌症,夫人张瑛得了乳腺癌,马云得了直肠癌。2013年还有消息说,马云儿子马元坤得了脑瘤,22岁时死亡,但这是谣言。马云夫妇后来在香港生了女儿马元宝。从孩子的名字不难看出,马云夫妇对道家的元、坤、宝很看重。

    张瑛说过,儿子是我们事业的牺牲品。夫妻两忙事业,儿子迷恋上网路游戏,要不是张瑛辞职在家做全职妈妈,儿子就毁了。然而辛辛苦苦干了快20年,最后却不得不上缴国家。

    后悔的不只是马云,还有马化腾,因为他的微信支付也被官方收编了。今年初央行发布公示,受理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信联)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信联的成立,意味著腾讯信用和支付宝信用已经被国家正式收编了。

    2015年8月,中共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中第18条提到,“鼓励国有企业通过投资入股、联合投资、重组等多种方式,与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融合、战略合作、资源整合。”

    有分析表示,中国的私营企业家一旦暴富,都难免成为中共公有制砧板上待宰的肥肉。即使见好就收的马云能够明哲保身,侥幸躲过一劫,也难以改变中国“富豪榜”沦为“杀猪榜”的噩运和魔咒。



    中国的私营企业家一旦暴富,都难免成为中共公有制砧板上待宰的肥肉。图为宁夏银川一红色主题村。(AFP)


    吴小平:贸易战下私有经济应离场

    就在马云宣布要退休的第二天,9月11日,中国财经专栏作家吴小平刊发文章〈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引爆了舆论场。有舆论表示,或许吴小平感受到马云辞职的背后,私企所面临的压力和风险。

    吴小平开篇就说:“在中国伟大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

    文章先介绍了私有企业发展过程和作用,但在2018年中国面临美国等西方各国的围剿,“此时,如果不能集中国家力量,……中国经济社会的改革开放将面临难以想像的压力、阻力。”“……一方面允许大规模私营经济存在,一方面要求他们高度围绕国家意志发展,紧密服从国家发展要求,是短时间内获得国家竞争优势、赶超世界先进水准的不二法门。”最后说,“私营企业,有其优势,有其劣根。”

    吴小平本人就是私营企业的人。他是大陆米牛网的联合创始人,曾在上市公司并购部门、外资银行衍生产品部门和知名投行机构销售业务部门就职,参与过创建中金公司零售业务、中金公司财富管理部,并任执行总经理。

    事实上,要求“私有经济退场”的,吴小平并非第一人。今年1月,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周新城就曾在党媒发表文章称“共产党理论可以概括成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而现在中共鼓励私有制,就是与马列背道而驰。

    其实,吴小平、周新城说的都是事实。中共自己搞出个四不像,既不是真正的马列主义,但却利用马列来维护自己的权力,不断折腾中国人。

    然而,吴小平的言论一出,网路一片哗然。

    有人发帖说:“吴小平说的就是计画经济。好在供销社还在,粮票布票油票外汇卷的范本都还保存著,其实恢复起来,也就是一蹴而就的事。爬坡四十年,返回原地朝夕之间,想起来也是惊悚。”

    有人质疑,“是不是也可以恢复人民公社了?是不是要再饿死几千万人?有些罪恶(如文革等)不彻底否定,在一定的条件下,死灰复燃。”“是要再来共产主义?”

    网名“左手墨迹”则写道:吴小平“只是明确说出了大家一直以来的担忧而已,真正让人害怕的并不是这种论调,而是私有财产得不到有限保护,随便一个借口都会被权力共产的事实!”

    独立撰稿人高伐林发推称:“从《环球时报》到民主派人士无不口诛笔伐。现在此文在国内所有网站都被紧急撤下。是吴某忽发奇想、哗众取宠呢,还是真的探到了今上的口风,急匆匆抢头功?”

    官方批驳吴小平 但民企难熬严冬

    面对民间的强烈反弹,9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评民营经济:只会壮大、不会离场〉,直接批驳了吴小平的论调。

    文章说:“现在,民营经济创造了我国60%以上GDP,缴纳了50%以上的税收,贡献了70%以上的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开发,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民营经济不是处于协助的附庸地位,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

    文章还列举了19大上习近平提出的“三个没有变”的判断:“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变,我们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我们致力于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和提供更多机会的方针政策没有变。”同时,“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写入党章和宪法的基本经济制度,这是不会变的,也是不能变的。进入新时代,中国的民营经济只会壮大、不会离场,只会越来越好、不会越来越差。

    但是,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共说的一套,做的是另一套。投资专家蔡慎坤在〈吴小平的残酷预言战胜了任大炮的大嘴〉一文中说,马云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商勾结和垄断经营,所谓的“企业家崛起”纯属子虚乌有,私营企业在中国一直备受煎熬只能在夹缝中苟延残喘。



    马云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商勾结和垄断经营,所谓的“企业家崛起”纯属子虚乌有,私营企业在中国一直备受煎熬只能在夹缝中苟延残喘。(AFP)


    任志强曾在一个财经论坛上表示:“我个人觉得应该把国有企业都消灭掉,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当我们取消冶金部的时候,我们的钢铁成了世界第一;我们取消了纺织部的时候,我们的纺织成了世界第一。大家大炼钢铁的时候(一年)1000多万吨钢,那已经不得了,今天我们一天的钢产量就是1000万吨。”

    “对私企的围剿许多人或许不以为然,如同当年对付地主资本家,人人都站出来围观喝辨,但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消灭了地主资本家,每个人的危险也随之而来,道理很简单:当社会秩序经济秩序甚至伦理秩序遭到破坏,反过来也会让每一个人付出代价。当你无视别人的生命,你的生命一样也不会受尊重有保障,轮回的闹剧在中国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国人不长记性。”

    文章说,德国私企占全部企业的95%以上,但德国制造业、出口产品一直长盛不衰!日本上万亿的企业,几乎都是私企,而且还是百年品牌,与“德国制造”一样,在质量、技术、产品性能以及完善的售后服务等方面拥有诸多优势。

    但中国的国企,效率低下资源浪费官僚作派几乎是通病。当资产是“国有”而不明确属于任何具体个人时,没有人会珍惜所谓的国企,也不会有人去琢磨国企资产如何保值增值。如果没有垄断资源,包括资金、人才、技术和市场的垄断优势,国企在市场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竞争力。

    而民企的日子就更惨了。有人说,民企漫长的冬天俨然已经来了,而民企几乎都是束手无策,真正能够突围出去的概率并不是很大,民企可腾挪的空间也很小。谁能熬过这个漫长的冬天?或许民企只能咬紧牙关硬撑下去,祈求自己不要倒毙凛冽的寒风中。

    预示一个杀富济共的旧时代来临

    但民营企业这次想要熬过贸易战下的经济严冬是很难的。

    据《南华早报》报导,9月底中共将召开全国国有企业会议,由副总理刘鹤主持,会议主题是支持创新型国企,争取在2025中国国企能在全球占有一席之地,不说垄断该行业,至少也要挤进前列。

    中共要竭力扶持高科技的国有企业,那国企首先就会和民企争夺国内市场,也就是说,中共一定会动用各种手段来让国企战胜民企,从来扩大国内市场之后,才有资格向国际市场迈进。

    也就是说,吴小平说的没有错,中共必然会动用国家资本主义的集权方式,只有这样,中共才能与国际上的自由企业竞争一把,否则中共毫无竞争力,没交手就一败涂地。

    马云代表了官僚资本主义,是私人经济的一部分,他看清了阿里巴巴迟早会落到政府手中,所以他赶快套现撤离。马云被迫退出自己创办的企业,这是他一个人自主的行为?还是他所代表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所面临的共同困境?

    马云以前说要主动地把自己的摇钱树支付宝捐给国家,但还没等马云准备好,官方就收编了支付宝,接下来官方接管阿里巴巴、腾讯、京东,也是不远的事了。

    近几年中国富豪不断出事,薄熙来的白手套徐明、君怡酒店老板刘希泳、前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明天系掌门肖建华、邓小平前外孙女婿吴小晖、海航集团前董事长王健等,不是死于非命,就是锒铛入狱。这些人背后都牵涉到很多中共权贵家族。

    时政评论人士陈破空认为,中共正重走“共产主义”老路,奉行“国进民退”、“党管一切”,推动第二次“国有化”热潮,敌视私有资产,尤其对“富豪干政”高度警惕。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对《新纪元》表示,马云的辞职,预示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但这个新时代却是全面往回走的旧时代,这对中国政治经济带来巨大影响。

    在中国办民营企业很难,小的时候面临生存风险,经营起来之后面临发展风险,长大之后面临政治风险,所以很多人担心,私人企业家不是在监狱里,就是走在监狱的路上,法治中国从何谈起?如今这已经不是担心,而是事实了,很多民营企业家被抓、被杀。

    中共要全面往回走,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中共只搞经济改革,而不搞政治改革。中国经济改革走了市场经济的道路,但政治上依旧搞的是马列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两者是无法调和的,矛盾迟早会爆发。

    这就好比两条腿走路,经济这条腿走在了前面,而意识形态没有跟上。假如北京当权者能够抛弃中共那套意识形态的东西,把这条落后的意识形态的腿迈进一步,中国就往前进了一大步。但从现在局势发展来看,北京不想抛弃共产党那一套,还想回到五六十年代,还想搞共产主义原教旨那一套,为了身体平衡,必须把经济那条腿退回来,中国经济就会全面后退,搞计画经济、压制民营企业也就会成为必然。

    很多人还没意识到,这是共产党的本质决定的,不是以任何人的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只要想维护共产体制,共产党这个生命本身、这个体制本身的力量,一定会往回走,没有调和余地。

    当国内外环境恶化、中共觉得紧张时,它一定会走它熟悉的老路,就像人开车迷路了,一定会往回走,对内它一定是高压统治,把一切抓紧管死,把所有不稳定因素都想消灭掉。

    中共要转向走马列主义、计画经济的老路,苦的是中国百姓,人们又要回到文革的痛苦中。

    其实,中共已经在1999年对法轮功发动了第二次文革,人们要是继续支持中共,继续充当中共的党、团、队员而不三退保平安,那等待他们的,就是恶魔横行下的无边苦难。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