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范冰冰被冤枉? 阴阳合同 逃税还是洗钱(多图)
    (王净文, 新纪元周刊, 9/01/2018)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继范冰冰阴阳合同之后,黄晓明被曝出借帐户,卷入股票操纵丑闻;成龙、赵本山也被爆出偷税漏税。隐藏在明星背后且深具军方背景、垄断大陆演艺圈的所谓“艺人统筹公司”华谊兄弟等,和光鲜亮丽的艺人一样,被揭沦为中共权贵江派和军方洗钱工具,同时成为掏空金融市场资金的白手套。

    范冰冰阴阳合同案掀起的演艺圈风暴,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偷税漏税,还涉嫌洗钱、炒股和资金外逃及内斗。




    大陆演艺圈近期风波不断,在范冰冰卷入“阴阳合同”丑闻后,8月中又传黄晓明卷入18亿股票操纵案。(Getty Images)



    自从今年5月崔永元爆料范冰冰的阴阳合同后,几乎所有媒体都在批评明星们的偷税漏税,等到8月官方把明星们的税率从6.7%升到42%时,媒体又都惊呼官方在“血洗”娱乐圈。

    不过,《新纪元》一直发出不同的独家声音。

    新纪元独家报导 明星涉五方面过错

    8月15日,《新浪财经》引述消息称,范冰冰等五人在一个半月前就被以“协助调查”名义软禁在北京半步桥招待所,目前范冰冰仍被限制行动。范冰冰的微博已经有70天多天没有更新了,传闻她本人被封杀,三年内不准拍任何影视剧。

    然而,范冰冰等明星们背后,只是简简单单的偷税漏税吗?不是。他们至少还涉嫌洗钱、炒股、资金外逃和内斗共五方面的问题。

    比如《新纪元》此前报导了,中国设立的个人所得税,并没有真正起到调节不平衡收入的作用,相反,由于范冰冰等明星们能够成立个人工作室,而且能到江苏无锡、新疆霍尔多斯享受优惠的税收减免,因此这些收入最高的明星们,他们每年即使不逃税,他们也只付出了收入的6.7%,而很多工薪阶层,比如教授、高级工程师等,他们却要上缴45%或30%的税。

    最后有调查显示,大陆上缴个人所得税的,普通百姓占了70%左右,所以个人所得税在中国沦为了工资税。这非常不合理。8月所谓调高“暴涨、飙升”明星们的税率,其实只是恢复到正常的应该的水准而已。

    再比如,8月11日,大陆三大视频网站与六家影视公司,发表抑制天价片酬、抵制娱乐圈歪风、共同扼制行业乱象联合声明。限制今后单个演员每集片酬禁超10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460万元新台币),总片酬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200位A咖明星的收入将受影响。

    声明还强调,未来无论是演员或是嘉宾,总酬劳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40%,主角酬劳也不得超过总酬劳70%,电影版权费不得超过人民币5000万元(约新台币2.2亿)。

    很多媒体都报导说,大陆因最新对明星的高征税,制作成本增加了,所以30部电视剧被迫叫停,40多部电影不能开拍。

    其实这种说法不合逻辑。即使对明星的收税从6.7%升到42%,那只是明星自己上税,取消了阴阳合同,只是电影电视的帐面制作成本增加了,实际成本并没有增加。何况,新政策发出《限酬令》,明星接戏片酬几乎降低了70%,制作成本怎么会增加呢?这些电影电视停拍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呢?

    据台湾资深媒体人介绍,大陆影片《巨匠》主角杨幂原片酬一亿人民币降为2700万,降幅-73%,另一位男主角霍建华原定片酬一亿人民币也降为2500万,降幅-75%,而原定8000万人民币片酬的台湾主角陈乔恩,更被直接遭到剧组除名。

    另外,大陆股市从2014年的5000点,跌到2018年8月17日的2672点,创近新低,据说原因包括有人故意砸盘、掏空、抛售等有意操纵。那么这些被套现的资金流向哪里了?谁在幕后操纵掏空股市、血洗百姓资金?

    继范冰冰阴阳合同之后,黄晓明被曝出借帐户,被证监会公告卷入股票操纵丑闻,成龙、赵本山也被爆出偷税漏税。隐藏在明星背后且深具军方背景、垄断大陆演艺圈的所谓“艺人统筹公司”华谊兄弟等,和光鲜亮丽的艺人一样,被揭沦为中共权贵江派和军方洗钱工具,同时成为掏空金融市场资金的白手套。

    如今官方在大力整顿娱乐圈,据说在新疆霍尔果斯(所谓“霍莱坞”)注册影视传媒公司的一线明星,恐难逃劫难。

    这次大清洗,其实是习近平反腐、惩治江派而在娱乐圈开辟的新战场,因为过去近30年,都是江派在掌控娱乐圈,特别是曾庆红、曾庆淮,以及李长春、刘云山家族的势力范围,而且具有军方势力背景的大陆影视娱乐圈,以及其台前白手套,这次都被北京高层给盯住了。

    除了内斗,惩治娱乐圈还为了堵住资金外逃的一大漏洞。今年官方发现,在取缔了大量地下钱庄、严厉控制外汇流出之后,大量资金依旧外流。后来发现,明星扎堆的逃税天堂、新疆的霍尔果斯被查出是为隐蔽资金合法外逃的管道。

    另外,为什么停止阴阳合同后,30部电视剧和40多部电影不能开拍呢?这背后涉及到惊人的、制度性的洗钱罪行。

    利用拍影视剧“洗钱”的内幕惊人

    人们经常听到洗钱这个说法,但到底黑社会是如何洗钱的呢?

    2017年5月,一篇署名“辽宁王忠新”的文章〈利用拍影视剧“洗钱”的内幕惊人〉,详细曝光了利用拍电影拍电视剧把黑钱洗白的手段。

    “黑钱”主要包括黑社会的走私、贩毒、贩卖军火、诈骗、盗窃、抢劫、偷税漏税和贪污腐败所得等。洗钱由英文“money laundering”一词直译而来,其发端是1900年代初,美国芝加哥的有组织犯罪集团,利用购置洗衣机开设洗涤业务,尔后夸大收入,鱼目混珠地将洗衣所得与犯罪所得混杂报税,使非法收入与资产合法化。

    文章说,中国内地用影视剧“洗钱”由来已久,很多影视圈名人纷纷炮轰“洗钱”。比如2013年5月7日,曾执导过《潘朵拉的宝剑》等影片的导演李克龙指出:“有相当数量的电影投资者不是为了拍出高质量的电影,而是为了洗钱,对方直接说,你随便花一两百万拍部电影,然后帮我走1000万元的帐。”怎样能拍200万影视走1000万的帐目?有的剧组拍“古装剧,就可以设计一场炸掉一座城楼的戏,搭建这种城楼花费50万,你可以走100万的材料费,反正城楼已经炸掉了,死无对证。”

    据官方统计,2012年国产影片高达893部(含动画片、科教片等),其中故事片745部。但这745部影片中,只有231部进入影院,只占总量的31%。这还是2005年以来公映比例最高的一年,2005年的故事片公映率为16.5%。

    2007年第一禁毒大案,蛰伏三年的毒枭李贤欢,竟以投资人身分潜伏影视圈,并于2006年年底在横店影视城开拍电视剧“洗钱”。还利用拍电视剧作掩护,在横店制造冰毒。拍戏洗钱并非始于毒枭李贤欢。早在2005年1月,南京《周末报》报导“建国第一金融要犯”石雪出资5000万元参与拍摄电视剧《大汉天子》,此举就是为非法所得洗钱。

    近年来圈内一些影视剧源源不断,其怪异的资金来源与“洗钱”不无关系。

    大陆影视圈洗钱具有五大优势

    一是“洗钱”额度大。现中国大陆拍故事片仅次于美国和印度,国内故事片的制片动辄几亿,制片成本越来越高,影视剧投资大,虚报投资额度更大,很适合洗钱。

    二是“洗钱”成本低。中国大陆的影视投资属文化产业,税率低:5%;税法还规定,企业可把收入15%用于广告和宣传,在税前扣除。将这条规定滥用,洗钱的成本更低。通常国际上“洗钱”成本是35%,在大陆即使拍影视剧投钱打水漂了,经虚报成本、票房等运作,才付出20%的洗钱成本,在各种“洗钱”成本中最低。

    三是“洗钱”没审计。影视剧的帐目支出繁多,且时效性强,拍完戏就立马作鸟兽散,被查的概率极小。

    四是“洗钱”易开机。对于影视剧的拍摄,国家广电总局有专门监管机构,各制片厂拍影视剧必须取得合法许可证,然而,很多人贿赂监管官员,让一些“洗钱片子”得到许可从而开机。比如,内蒙古电影厂曾获得300万元允许拍30部片子的荒唐批文。

    五是“洗钱”风险低。相比美国、韩国、日本等国相继出台了反影视圈“洗钱”的相关法律,而中国大陆至今也没有相关法律来约束众人。

    文章还列出了大陆利用影视“洗钱”的主要套路:

    1. 虚高投入成本洗钱。

    2. 用阴阳合同“洗钱”。现在大陆只需成立若干空壳影视制作公司,投资一个影视剧,再以制作费、明星的天价片酬等名义,把买办、贪官、黑社会的大笔黑钱洗白。如,请一个演员预算一亿,做两份合同,一份一亿上税给演员,很可能另一份1000万才是演员实际所得。大家现在都盯著演员的税收,演员也有苦难言。

    3. 虚报票房收入“洗钱”。假设某一亿黑钱投资一部电影,真实成本一千万,电影院、电视台等等实际收入一千万,黑钱主人通过电影院造假票房收入达一亿。黑钱主人就洗白了一个亿。比如那个华语功夫片,上映首日票房破亿,5天拿下6亿。不合常理的票房一被揪出造假,即被挖出牵涉到电影证券化、众筹、收益认购、股价,甚至洗钱等金融资本链的不正当交易。赃官则通过勾结将境内黑钱塞进管理疏松的票房,通过纳税将脏钱洗白。

    4. 集团性勾结“洗钱”。资本、导演、明星会长期保持合作,这样才会降低出问题的概率。

    霍莱坞成逃税天堂 6亿变1亿

    位于新疆的霍尔果斯,是连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位于西北边境重要的自由贸易区和国际化的交通枢纽。2017年霍尔果斯招商局公开提出要打造“中国西部影视之都”的宏伟蓝图,从而给出很多优惠条件。有人把霍尔果斯直接表述为“霍莱坞”。

    在“霍莱坞”注册公司,首先税收就合法地降低了很多。

    如果电影的制作公司、娱乐公司注册在霍尔果斯,执行当地“五免五减”的企业所得税政策(注册前五年免除企业所得税,后五年减半)。同时,增值税(中央和地方共用税收,最后按50%:50%分)及其他附加税(100%地方留存)总额地方留存部分(即50%的增值税和100%的附加税)年缴纳满100万开始按比例奖励,一般奖励15~50%。

    这次明星在“霍莱坞”注册公司的,波及到了范冰冰、黄晓明、吴秀波、杨幂、邓超等一线明星,冯小刚、赵本山也上榜。据大陆公开资料显示,这些注册在霍尔果斯的影视和电影公司大多属于“空壳企业”。比如范冰冰注册的公司就无人办公。



    新疆霍尔果斯是连接中亚国家的交通枢纽。2017年霍尔果斯提出打造“中国西部影视之都”的蓝图,吸引众多明星在此注册公司,但大多属于“空壳企业”。(大纪元资料室)


    台湾时事观察员黄世聪分析称:“很多电影和娱乐公司实际的缴税总额,不超过一亿元,减免幅度达到80%以上。例如《战狼2》这部电影一共斩获56亿票房,扣除院线收益,到达出品和发行手里的收入,将近22亿元。再扣除发行费和制作成本,还剩超过19亿毛利。如果《战狼2》背后的影视公司注册在大陆并正常缴税,应纳税总额共超6亿人民币。



    《战狼2》共斩获56亿票房,扣除院线收益、发行费和制作成本有逾19亿毛利。如果影视公司注册在大陆并正常缴税,应纳税超6亿人民币。但注册在“霍莱坞”则只需缴纳1亿人民币。(AFP)


    但注册在“霍莱坞”则只需缴纳1亿人民币。因此电影娱乐公司的利润自然就多了出来,而把公司注册在新疆的成本通常只需要几千块钱,如果算上各项成本,不过是几十万成本。”

    霍尔果斯空壳公司 为的是资金外流

    由于霍尔果斯是中国到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城市,从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来看,仅在2012年,霍尔果斯口岸人民币跨境流出入总量约为110.01亿美元,其中流出量为85.96亿美元,流入量为24.05亿美元,资金外流高达61亿美金。

    2013年,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获批设立全国首个“境内关外”的跨境人民币创新金融业务试验区,享有比深圳前海、上海自由贸易区更为优惠的政策,更利于资金外流。

    在贸易战大环境下,人民币大幅度贬值,大陆本土资本为保值不断从各种途径疯狂外逃。而霍尔果斯更是成了一个合法管道。

    有消息说,霍尔果斯不仅从“避税天堂”变成“重灾区”,每年流失税收40亿人民币,大量的资金更从这条合法的管道源源不断流失。

    黄世聪日前接受台媒采访透露:“霍尔果斯位于一带一路上一个城市,人口共计8.7万人。该地区却注册了几万家公司,注册公司的数量超过了居住人口。其中注册的影业公司竟超过1600家。”

    “目前大陆要整顿这个现象,因为‘霍尔果斯’不仅成为偷逃漏税的重灾区,甚至目前大陆很多资金已经通过这个通道流出大陆。而问题在于这个管道在大陆是合法的。大陆在审查资金外逃中发现,明星不只用这个避税天堂,更疑似被利用于洗钱和资金流出的现象。大陆宣布赚了很多钱,而这个钱却跑掉了。”

    的确如此。今年6月初,范冰冰被网友爆料和李晨现身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博,三天内换了1500万美元(约4.4亿台币)筹码,并在一夜之间输掉1200万美元。后来有消息说,李晨根本不会赌博,去赌博的是该剧组的化妆师。

    有人分析说,这是为了洗钱,本来那1200万美金就是要给别人的。

    虚高票房为炒高股价 华谊1:50

    2018年大陆已经变成全世界电影票房最高的地方,动不动票房收入就是多少亿。比如现在正在大陆热映的《红海行动》,票房收入很快就有30多亿人民币了。为什么票房会这么高?难道中国人就这么喜欢看电影?



    2018年大陆已是全世界电影票房最高的地方,动不动票房收入就是多少亿。其实,这些票房是被造假出来的虚高,目的是炒高影视公司的股票。(AFP)


    其实,这些票房是被造假出来的虚高。这番造假的目的是什么呢?

    台湾时事观察员黄世聪在接受台媒采访称:“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圈钱,这些票房里面很多都是造假,这些大陆电影实际并没有卖得比美国好。大陆的票房甚至比股票还好赚。我只要票房造假一亿,让‘华谊兄弟’多赚一亿的话,‘华谊兄弟’整个市值就可以多增加50亿人民币。这种1:50的生意你做不做?为什么票房要造假?因为我只要把票房造假,把‘华谊兄弟’帐目做得很漂亮,整个股价就往上冲。”

    “比如‘华谊兄弟’一年票房卖得再好,公司一年只能赚8、9亿人民币,而华谊兄弟公司目前的市值是155亿人民币,股票最好涨到31.9元时市值是1000亿人民币。‘华谊兄弟’100年都做不到这一点,所以这要把股票炒高之后,随便抛售我就有1000亿。”

    “而赵薇用31亿港币入股‘阿里影业’的时候,股票只有1.6港币,而最高的时候冲到4.9块港币,赵薇的财富连翻了三倍多,变成了100亿港币,赵薇在‘阿里影业’高价时套现卖出股票,一天净赚10亿港币,如果赵薇单靠拍电影的话,要拍很多年才能赚到。而阿里影业在和赵薇合作后,到现在为止竟然没有拍出任何一部电影,仅仅不断用这种手法去从股票市场去融资去赚钱。”

    作为唐德影视的股东,范冰冰持有644.96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61%。去年9月18日唐德影视的收盘大涨,截至19日,市值已达103.92亿,范冰冰的股票就价值167.31亿,而范冰冰投资入股唐德影视的成本仅为85.6万元。

    冤枉了明星?阴阳合同为了洗钱

    台湾人资深制作人李方儒接受台媒采访时,揭露大陆的“艺人统筹公司”(华谊兄弟)真是非常可怕:“大陆目前的所谓艺人统筹公司约为5、6家垄断,如‘华谊兄弟’、艺人因为被垄断后才会要价越来越高,不透过这些艺人统筹公司是无法和范冰冰、林心如等一线明星联络。就是有点像香港的艺人组织(英皇)一样。”

    “而正是这些统筹公司(华谊兄弟)在处理阴阳合同,普通人永远也无法知道这些艺人要价到底多少。比如林心如只要2000万,但是他(统筹公司)开4000万你也必须同意。这些艺人统筹公司在和艺人谈的时候,他们就会提出抽佣。比如6000万是艺人统筹公司报出来的,但是赵又廷并没有拿到6000万。而且可怕的是报这个价钱,官方感觉是艺人收了。”

    也就是说,崔永元爆出范冰冰4天的演出收到两张发票,一个是1000万,一个是5000万,有可能演出公司真的给了范冰冰6000万,范冰冰只是用1000万给自己交税,也有可能演出公司只给了范冰冰1000万,那张5000万的发票是用来洗钱的。

    据说,今年6月,范冰冰的经纪人穆晓光要她出国避避风险,但范冰冰自认为自己没事,拒绝了,结果现在被秘密扣押在北京,而穆晓光为了保护范冰冰,涉嫌销毁证据被逮捕。

    也许范冰冰自认为崔永元说的那笔钱,自己只拿了1000万,没有拿6000万,因此而不怕崔永元举报。哪知这次官方早有准备,一定要顺藤摸瓜,一举拿下娱乐圈。

    穆晓光比范冰冰大20多岁,出生长大于台湾,却在大陆娱乐圈闯出名号,他在两岸影剧圈势力庞大很吃得开,又投资戏剧,身家高达人民币5亿元(约台币22亿元),此人背景很不简单。

    后来穆晓光相中范冰冰,并帮助对方脱离华谊兄弟公司,自己开工作室,范也在他的“护持”下,声势扶摇直上,一路从小配角打入国际。

    同范冰冰一样,黄晓明也被爆片酬惊人。

    今年才41岁的黄晓明,从明星、执行制作到制作人已经执行了多年,据说黄晓明实际上从19岁就已经开始涉入演艺圈,且世家深具影视娱乐背景。那么大陆影视制作为何要这么狠砸钱,讲排场演员酬劳高达制作费70~90%呢?台湾媒体人揭露原来讲排场的开销本身就是贪污黑洞,砸下去的钱并非都到演员手上。砸钱买票牌房,更是为了推高收视率,提高股价套现获利。

    台湾资深媒体人粘嫦钰日前接受台媒采访时称:“黄晓明仅介绍其拍摄的一个小节目称,我用一百个机器拍,观众坐了满满六层,这只是一个小节目,而大的公司大的节目花钱是他的百倍以上。”

    粘嫦钰还讲了新近大陆拍摄短片的投资问题:“2018年拍摄的《回家》有张国立、罗志祥、周迅和古天乐等大牌明星,仅3分钟长就砸了几亿人民币,这些大牌明星要投资多少钱?另外后台配置仅周迅的工作人员就有10几个人,罗志祥的梳化妆组人员就有20多个,张国立的梳化妆组人员又是20多个人,每个大牌明星的梳化妆组人员平均都有10几个人。就是比气场、比谁有钱,不这样比你就上不了台。”

    那么砸了这么多钱,大陆影视圈制作了很多非常大的节目,照理说这些电视台都应该赚钱,事实是否如此?实际上绝非如此这些电视台都没有赚到钱,因为开销太大了。而这些所谓讲究排场的开销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那么这些钱到底流到主要演员手上,还是另有出处呢?

    《叶问三》10亿票房 圈到100亿投资

    明星和影视公司又是如何完成整个洗钱过程的呢?《叶问三》据称就是一个所谓“成功”的洗钱典范,其票房有一半都是假的,目的就是为了冲高股票价格再抛售、圈钱、洗钱,10亿的票房大概“成功”圈到100亿人民币。



    《叶问三》据称是“成功”洗钱的案例,其票房有一半是假的,目的是冲高股票价格再抛售、圈钱、洗钱,10亿的票房大概“成功”圈到100亿人民币。(大纪元资料室)


    台湾时事观察员黄世聪称:“《叶问三》原来的黄百鸣任监制,但电影开拍之后被用2亿人民币买走,该片后面所有的控制都不是黄百鸣,他可以抽成和分润只要挂名就有2亿人民币。而背后的金主‘快鹿集团’再买断后,把《叶问三》的票房变成一个投资,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圈钱。‘快鹿集团’底下有两个单位,一个叫‘十方投资’购买了《叶问三》55%票房股权,也就是说票房里面可分得55%。而《叶问三》整个票房超过一半以上是假的,也叫做所谓‘冲榜’。也就是你把票买了如午夜场,大家就被骗去看票房真的往上,而《叶问三》采用的手法是早上8点半电影院没有开系统却显示有票房,甚至出现送票,造假场次,或者造假抬高票价到2百人民币的情况。”

    “在有了造假票房之后,‘快鹿集团’底下另一家‘神开股份有限公司’即出资4千9百万人民币为《叶问三》设立一个所谓‘电影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将电影和投资连接在一起。同时用《叶问三》用于P2P融资。票房卖得很好以后,票房的收入就是我的基金,然后再用这个基金跟外面的人骗钱。一个《叶问三》骗了真正所需要资金的十倍百倍以上。10亿的票房大概骗了100亿人民币。另外,同一个项目这边做众筹,你看他去‘当天财富’、‘当天金融’、‘苏宁’、‘京东’每一个地方要钱、圈钱、筹钱。”

    ‘快鹿集团’通过《叶问三》一路圈钱,创造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金融杠杆,今年拿了160亿人民币逃了。

    而与范冰冰深度捆绑的唐德影视,近年影视作品以范冰冰为中心,先后投资了其主演的电视剧《胭脂雪》、《金大班》、《武媚娘传奇》等。仅《武媚娘传奇》就让唐德影视2014年收入2.68亿,2015年收入1.98亿,两年相加,共计为唐德影视带来4.66亿元的收入。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