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一个佛教徒深深的忏悔(多图)
    (明慧网, 8/10/2018)



    1999年4月25日,一万余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南海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当局给予一个合法的自由炼功环境。(明慧网)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1999年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铺天盖地播放各种各样的谎言,作者受影响而对法轮大法产生许多恶念。直到近期翻墙看到了真相,了解共产主义巨魔要毁灭人类,明白法轮大法是纯正的佛法。他为过去的罪业忏悔,含泪写下这篇文章。


    我家住西南某城市,1993年上大学后对佛教产生了兴趣,经常看一些佛经,感到佛教就是真理,是自己的精神寄托所在。大学毕业工作后,又看了密宗等书籍,也曾经在书店里看见过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当时随手翻了翻,并没有看明白。

    受电视里种种谎言影响

    1999年的时候,听说北京发生了法轮功修行人“围攻”中南海的事件,当时也不知道太多详情,只听别人说“组织严密”,那么多人上访,竟然地上一个烟头一张纸都没有,各行各业都“渗透”进去了,不得了不得了……当时也没太在意。后来就发生了江泽民发动的震惊世界的镇压法轮功的运动,铺天盖地的滚动播放著各种各样的谎言,很多佛教界的人士也纷纷紧跟形势,说话表态,全是攻击法轮功。

    我也受电视里种种的谎言不断的影响。2001年,电视里突然又报导了震惊世人的“天安门自焚案”,看著电视里“自焚者”的惨状,我没有仔细的去想就盲目的接受了,忍不住恨得咬牙切齿,邪见越发加深。之后只是听说某某炼法轮功又被抓了、某某被单位开除了等等。



    根据医学常识,为防细菌感染危及生命,大面积烧伤病人要住隔离病房,探视者需穿戴隔离衣帽,而官方记者直接穿便服近距离采访刘思影,分明是在演戏。(资料图片)


    翻墙了解邪共黑恶历史

    记不起来什么时候,QQ总是收到陌生人发来的信息,叫作《九评共产党》,当时根本看不进去,直接就对发信人破口大骂,恶语相向。虽然对“文革”、“大跃进”知道一些,对毛泽东很反感,但对中共还是怀有一定的感情。后来上网多了,知道了一些强拆、下岗,更多的关于文革、土改、大饥荒的背后详情,了解到了邪共曾经砸寺院佛像,屠杀西藏僧人,甚至用重型轰炸机将寺院和喇嘛一起炸毁。因为我相信佛教的缘故,对邪共开始憎恶。



    我翻墙看到文革、土改、大饥荒的背后详情,了解邪共曾经屠杀西藏僧人,对邪共开始憎恶。图为50年代末中共制造的大饥荒导致数千万人饿死,一位父亲在埋葬饿死的孩子。(资料图片)


    也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谁给我的自由门和无界浏览软件,翻墙出去后,首先看到的就是动态网,慢慢开始了解到了更多的邪共黑恶历史和殴打、酷刑折磨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事情,看到活摘器官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连文章都没有勇气看完,看了个大概就赶紧关了,认为这肯定是“编造”的,只不过是“抹黑共产党”而已,是人怎么可能这么残忍?



    翻墙出去后,看到中共活摘器官时,完全不敢相信,是人怎么可能这么残忍?图为2014年7月20日台北一游行活动中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AFP)


    但随著不断的翻墙,不断的了解到更多的信息,慢慢觉得这多半是真的。但在对邪共日益反感厌恶的同时,还是在中共谎言的影响下对李师父和法轮大法产生了很多恶念。翻墙出去,从《大纪元》、“看中国”等新闻站点看到许多关于法轮功的正面消息,却总是以抵触的心理去衡量、去揣度,反而使自己的恶念越来越增长。

    正所谓一念邪念念邪,因不相信法轮大法是佛法,所有看到眼里的听到耳里的都变成了“恶”的;心里的看法、嘴里讲的话,全都对李大师、对大法、对大法修行人带著不敬的恶意。很多人听到邪共和江氏的罪恶,看到神韵带来的感动,听到大法修行人讲真相,看到大法修行人和平游行反迫害,听到看到对待大法不同选择造成的因果,甚至一些曾经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暂时受到恶报的人,很快都能厌离邪共,认同大法,从而走上光明之路。反而是我这样看过一些佛经,自认为懂得“佛理”的人,心就像铁石一般顽固。

    恶念增长的同时,嗔恨、贪欲、执著,和由此引发的恶行也在不断的增长,有时候偶尔突然警觉一下:这样下去恐怕不行,但是念头很快就消失了,又恢复冷硬麻木。

    从去年开始,我的口舌常常生疮溃疡,这里好了很快另一个地方又起,多吃蔬菜水果和维生素也不管用,虽然烦人但也不严重。今年2月分开始发作了一次严重的咽喉炎,喉咙仿佛挂著块玻璃,疼得晚上都睡不著,持续了一个星期才好;左脚也突然开始疼痛,虽然不严重但是缠绵不去。嘴上长了个疮虽然不重,但是一个多月都不愈合。而我的身体一向很好,一年都难得感冒一次,也让我一直自以为“信佛敬佛”,所以“福报好”。这些情况引起了我一点警觉,但也没有想到大法上面去。

    当年被江泽民和共产党骗了

    今年5月分,邪共开始鼓吹马克思主义。这时候我总算生起了一丝正念,看到《大纪元》登载的关于共产主义的系列文章,难得的说了一句:“好,支持你们。”从这一念开始,事情发生了变化,我先是在微信空间里写下:“我信神明,绝不接受马列唯物主义。”

    第二天,我无意中点开一个关于大法师父往事的回忆,几年前的文章,我看了有点小感动,随手发了个评论:“当年被江泽民和共产党骗了。”第三天,我就鬼使神差的点进了平时基本不去的明慧网,随手点开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大法弟子以前是个坏人,学了“真、善、忍”大法以后,怎样做好人,却被被警察抓了。看后我心里为这位大法弟子的遭遇愤愤不平,随后打开的文章,越看越惊心,似乎把我冷硬的心打开了一个口,看到“大法弟子在监狱遭受迫害,仍坚持讲真相救度众生,让吸毒的犯人改过自新”的故事,我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这么多年终于对大法生了一个正念:这大法可以让人变好。

    不停点看明慧网文章

    接下来几天,我饭也不想吃,觉也不想睡,就是不停的点开看明慧网的文章,看一个个大法弟子走过的历程,心已经不知不觉变得柔和,看到被病痛折磨多年的老人修炼大法恢复健康,看到一个大法弟子秉持李洪志大师教的无我无私、先他后我,把好的机器让给别人、自己用不好的,我心里突然一道闪电划过:这不就是佛法里的菩提心吗?经里所说吃亏的事情留给自己,好处让给别人,这样修行才能成佛。我自己看看就抛到一边,而大法弟子却在身体力行,到底谁才是邪的那个?

    当看到大法弟子冯淑荣在狱中受到怎样的迫害而坚持修炼时,我终于忍不住泣不成声:五浊十恶的末世竟然能有这么正这么纯的修行人,换了是我,能做到百分之一吗?大法的弟子如此正如此纯,大法怎么可能不正?大法师父又怎么可能不正?

    接下来,我一篇篇的看到不同的大法弟子,每一个都是那么坚韧、质直、柔和、善良、慈悲,在这毒恶的世间,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仍然坚持著自己的信仰,坚持著自己的慈悲,坚持著救度众生……我意识到自己以前犯下大错了,错得离谱,一错再错了好多年,不知不觉中已经造下了大的罪业。

    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样一个念头生起的瞬间,很多被自己有意无意置之脑后的东西突然涌了出来……一正一切正,心里认定法轮大法是正法,那么《九评》、三退、办网站等等其实都是师父降魔正法的大事业,只有降服魔鬼,才能够弘扬正法,救度众生。

    不退出邪党 怎避免堕入恶道之命

    佛教中说:看到别人做善事或者恶事,一念接受,心中就已种下了同样的善业或者恶业。一群人参与杀生,将共同感受杀生的罪业果报。那么邪党以党集体名义对法轮功造下的巨大恶业,入党前宣誓生死追随的人怎么可能不感受这个共业的果报?认为自己做好人,不用退党也可以,一群被绳子拴在一起的人掉进了水里,不割断绳索,水性再好又怎能不一起沉入水底?被共同业力的链绑缚的人,不选择退出邪党,怎么可能避免堕入恶道的命运?



    我体悟被共同业力的链绑缚的人,不退出邪党,怎能避免堕入恶道的命运?图为香港的大陆游客在旅游景点了解法轮功真相和进行三退。(摄影/潘在殊)


    古代一个城市迫害阿罗汉,用土将他埋住,巨大的恶业催发了全城人善业提前成熟,天空降下了金银财宝,就在人们得意忘形自以为是的时候,迫害阿罗汉的恶业开始显现,天空降下无边的灰土,将整个城市活活埋葬。而这些善根已被提前耗尽的人们,只能在恶道中承受漫长的痛苦煎熬,全城每一个人,只要对迫害罗汉圣者一事选择认同(包括袖手旁观),就已经被此恶业吞没。共产恶党这么多年造下无边巨大的罪业,江泽民发动的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行动,更是捆绑全国人,即使选择冷漠旁观,也必定被此巨大无边的恶业所吞没。

    而中国这几年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准的提高,更加大了国人被邪党恶业吞没的危险,只要有一念觉得“共产党其实还不错”,就已经产生了认同其所作所为的缘起。从佛理上说,就难逃罪业来临时的可怕果报。再一细想,那些对此滔天罪业选择默认的中国人、外国人,那些为从邪共捞取好处任其恣意妄为的人,那些表示支持邪共的人,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选择了认同,从而被此共产巨魔的恶业所吞没。

    当经济发展人们纵情享乐的时候,可曾想过那被毁灭之城曾经降下过的珍宝雨,当众生在纵情作恶、财富却似乎在增长的时候,有智慧的人知道这其实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时刻。天理巍巍,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如山罪业,过去造下的一切罪业,可能逃得过去吗?

    在这个意义上说,共产主义巨魔就是来毁灭人类的——这一道理完全解释得过去,而且毁灭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更加宝贵的灵魂也将一同被带入黑暗的无底深渊。因此世人已经别无选择,要么选择认同恶党,要么选择同化大法,两种选择,一念之间,一条通向毁灭,另一条走向光明。

    法轮大法是绝对纯正的佛法

    在认同法轮大法为正法的当天晚上,想到自己已经造下了巨大恶业,我心中被巨大的压抑和恐惧充满,似睡非睡中半夜猛的醒来,突然产生了一个奇异的念头,大法师父就在我的房里,虽然我看不到他,但他一定在那里。这个念头生起的瞬间,我感觉身体被一股能量猛的涌入,难以形容的舒适和轻松,我知道我被大法师父加持了。这时我在心里生起一念,因为对大法一些问题还感到困惑难解,我想在心中表达一下我的一些看法,如果师父认同,就请用同样的方式加持我。

    在后半夜里,我就这样向师父提出一个一个的问题,而师父就用一次又一次能量穿过我身体的加持来回答我。天亮的时候,我落泪了,心中的压抑和恐惧都已消失,全身感到轻松和安乐,我已经明白:大法师父就是最高的普贤王佛显现在人间,法轮大法是绝对纯正的佛法。

    幸之又幸,我还有一丝善根,总算让大法师父在万丈悬崖的边上把我拉住了,不知什么时候,那缠绵不断的口疮已经悄然消失。

    所以佛门的同修们啊,再不要做助魔毁佛的事情了,如果对大法实在不能理解,请小心守护自己的口业和意业,多做忏悔,你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就可能毁掉你自己,毁掉很多众生,一念之差也可能决定著你今后漫长岁月中在茫茫苍穹里的位置。当你自以为自己有供养僧众、读诵经书、放生塑像的功德护佑的时候,你或许并不知道你已经对正法师父、正法本身和正法弟子群体造下了无边无际的毁谤罪业,而这绝不是一点小小功德可以抵偿得了的。

    下载了大法师父的全部书籍后,我迫不及待的打开《洪吟》,以前我曾经时不时的念一下佛教咒语,念上一阵子会感觉一股清凉的气场环绕在周围,冷硬刚强的心也会稍微变得柔和一些。由于懈怠和懒惰,很快又放弃念诵,心很快又恢复原状。而一开始看《洪吟》,无需任何作意和观想,那种熟悉的清凉气场就立刻包围著我,打开大法师父的任何一本书都是同样的事情发生。



    我打开《洪吟》,清凉气场立刻包围著我。打开大法师父的任何一本书都是同样的事情发生。(明慧网)


    而当我写下这些文字作为对过去罪业的忏悔,以及希望能够帮助到还在执迷不悟中的其他人的时候,这气场也始终包围著我,让我的心灵柔和,让我的身体轻适。佛法中说,当一个人得到正法加持的时候,显现的验像是:这个人的烦恼执著在减轻,心变得柔和慈悲,身体也随之变得轻松和安宁。

    有缘修炼法轮大法的修行人啊,你们是多么的幸运,多少生多少世的功德累积就为了这一时刻。大法师父所做的每一件事情,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包含著不可思议的天机和密意,你们在从事和进行著的是不可思议的宏大的救度苍穹全体众生的大事,你们承载著所有生命的希望,请努力、努力再努力。

    顶礼大法师父、顶礼法轮大法、顶礼全体大法修行者。

    一个曾经恶毒毁谤过大法的人含泪写下这篇文字。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