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这些前中共军官为何控告江泽民(图)
    (大纪元, 8/09/2018)



    图为前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少校军官胡志明。(明慧网)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2012年8月2日,纽约肯尼迪机场。前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计算机主任、少校军官胡志明,推著行李车、步出海关。迎面而来的是他久别十多年的兄长,他接过哥哥递过来的一束美丽鲜艳的百合花——时光停留在这一刻,照片上定格的是他发自心底的笑容。谁又知道,这十多年他走过了怎样的艰难岁月……



    2012年8月2日下午,前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少校军官胡志明(左)在纽约肯尼迪机场与十多年来在海外呼吁营救他的兄长胡志华(右)合影。(大纪元)


    2000年1月2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名男子身穿少校警服警衔,站在广场中央炼功。他说,他要以这种无声的语言,向人们宣布:“法轮功创始人是清白的,法轮功是清白的,真正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是清白的,法轮功于国于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是武警山东省总队济宁市支队的少校警官于凤来。

    2015年11月3日,辽宁沈阳。清晨7时许,一伙警察闯入原空军院校训练部教官刘家泽家。他们将刘家泽强行绑架,抄家达七个多小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切纸刀、打印纸、墨水、mp3播放器、移动硬盘、U盘、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刘家泽对警察李昌富说:“依法控告江泽民符合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条文,信仰‘真、善、忍’符合宪法。”李昌富叫嚣:“我就是法!”

    胡志明、于凤来、刘家泽,是控告江泽民的三位前中共军队军官。他们为何要控告江泽民?

    两度入狱 空军少校胡志明被迫害至瘫痪

    2004年10月3日,中国上海。位于长阳路147号的“上海提篮桥监狱”的黑色大铁门悄然打开,一位年轻人手扶著墙,慢慢地“走”了出来。 说是“走”,实际上是“蹭”,蹭两步,就停下来歇一歇。走到大门口时,他抬头看见了来接他的两个人。这时,他苍白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虚弱的笑容。

    从监狱走出的这位年轻人叫胡志明,辽宁省朝阳市人,空军西安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工作。

    1998年,胡志明开始修炼法轮功,由于工作勤奋出色,被破格提升为计算机室主任,少校军衔。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以法轮功学员人数太多、其传统价值原则与中共意识形态不同等为理由,下令镇压法轮功;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胡志明至少两度身陷冤狱。

    2000年10月4日,胡志明被绑架;2001年9月,被非法判刑4年;2002年4月,被押往上海提篮桥监狱。他被关在黑暗狭窄、面积仅3平方米的牢房里,遭到毒打、洗脑等身心迫害。4年刑满释放时,胡志明已是半瘫痪状态。

    2005年9月,他再次被绑架,被判刑4年,后被关押在辽宁省锦州监狱,长期遭鼻饲野蛮灌食、不准睡觉、注射不明药物等折磨,致神智不清、下肢瘫痪,危及生命。





    2009年9月22日,胡志明刑满释放,他双腿肌肉完全萎缩,坐着轮椅回到家中。

    回家后,胡志明通过学法炼功,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重新站立起来,身体渐渐康复,令人称奇。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修炼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动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少校警官经历“生不如死”的迫害

    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警察一边谩骂,一边拿木板子敲打着于凤来的手、胳膊、腿等关节部位。警察说:“你在武警劳教所近两年的时间不转化,真是个榆木疙瘩,给你开开窍。”边说边拿木板子立起来,照着他的脑袋猛敲。瞬间,于凤来的脑袋被敲起一个大血疙瘩。

    于凤来,武警山东省总队济宁市支队的少校警官。炼功前,他身患胸膜炎、气胸、胆囊炎、萎缩性胃炎等多种疾病,三次入住山东省武警总队医院,没有得到根治;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个人境界提高,身体也得到了康复。

    为说明法轮大法好,于凤来于2000年1月2日在天安门广场炼功,后被绑架,被撤销干部警衔,由少校降为列兵,并被非法劳教,在山西省夏县武警劳教所与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折磨达两年。

    期间,他遭受不明药物、不让睡觉,以及“夜以继日的人格侮辱、精神刺激和肉体折磨”。

    他说:“在长达两年的迫害折磨中,我知道了什么叫生不如死,也知道了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知道了从一个意识清楚、理智健全的正常人被迫害折磨得成为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所遭受的难以忍受却又不得不忍受的难以想像的痛苦的过程。”

    出于良知 控告江泽民

    刘家泽,军人出身,在空军院校当教官几十年,落得膝盖、腰部运动损伤的病痛,最后导致瘫痪。空军部队医院和北京三零一医院都确诊无法治愈。为了治病,刘家泽走入了法轮功修炼,结果他的病痊愈了!他惊叹法轮功的神奇,明白了法轮功是高德大法。



    刘家泽(明慧网)


    刘家泽处处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在家都是如此,替他人着想。他的变化、行为感动了很多人,得到部队领导、战友、邻里和亲朋好友赞许。

    2015年5月1日,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登记制度,刘家泽出于在大法中受益的一个普通法轮功学员的良知,提起了对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 。

    但是,2015年11月3日,控告江泽民的刘家泽,遭报复性绑架、抄家。12月4日,被关入沈阳沈河区看守所。

    2016年9月28日、2016年11月9日,沈河区法院两次非法开庭,两位北京律师在质证阶段把沈河区公诉人构陷刘家泽的所谓“证据”一一推翻。但是,法院无视法律与事实根据,2016年12月27日,冤判刘家泽3年刑期。

    他们的心声

    刘家泽在庭审的陈述中说:“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罪,按‘真、善、忍’做人做事也没有罪。在座的都是有缘人,我珍惜你们,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不愿看到你们不应该承担的责任、罪过。我控告的是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江泽民,你们不应该为他背黑锅,毁了你们的前程。”

    前少校警官于凤来在控告江泽民书中说:“我没有想到我还能活着离开那个极其残酷、极其恐怖、极其没有人性的让人不寒而栗的邪恶环境,但我还是活着过来了。”

    “江泽民的所作所为给我个人和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我的合法权利,更为了免于中华民族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泥潭,我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我的元凶江泽民。”

    已经抵达美国纽约的前空军少校胡志明也寄出了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非法迫害法轮功。

    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迫害期间,他曾托人带出家书,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表达了他的心声:

    “我没有参与政治,我只是坚持对‘真、善、忍’的信念,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我的选择是清醒、理性的,因为‘真、善、忍’是深藏在我心里与生俱来的最珍贵的东西……”

    “我没有虚度时光,你们以后会明白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最最值得的。只希望自己永不坠低俗,让‘真、善、忍’的圣洁之光永驻心中,照彻我义无反顾的路,将生命化作一片净土,恭迎万古的荣光。”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