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王全璋妻:了解丈夫情况后 反而更感恐怖(图)
    (萧律生、骆亚, 大纪元, 7/21/2018)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推特)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709案”在押律师王全璋近期有了新消息,然而这些消息反而让他的妻子李文足感到更恐怖,以至于她不敢接受媒体采访。她表示,如果接受了,王全璋就会遭到更厉害的迫害。

    7月20日,李文足再次发布丈夫的情况通报,通报中引述代理律师刘卫国的说法,“刘律师说全璋说外面的任何举动都会影响到他在里面的现状。还说有些事不需要狱警出面,牢头狱霸就解决了。”

    “这些话让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如果刘卫国律师接受记者采访了,牢头狱霸就会‘解决’王全璋!我也害怕啊!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709案”涉案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对大纪元表示,李文足的担忧是有必要的,当时她也遇到过类似的恐惧与担忧。“家人在外面抗争,这是我们的合法权利,但是当局会拿这个威胁里面的,说不配合,就拿你老婆孩子的生命做威胁。说你能有命出去,你不一定能看到你老婆孩子活命。”

    原珊珊表示,当局会用各种手段跟家属谈,让你按照他们的想法做,但是给你的结果不一定是自己希望的好结果。“它暗示你,恐吓你。我认为还是应该发声,会影响到里面,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但是这是我们的权利,如果不发声,它们会更肆无忌惮,那在里面的还有可能回不来啊。”

    李文足还在通报中说:“我想知道他的体重多少?他的头发是否白了?他牙齿是否已经掉光?我想知道全璋的具体情况。”但“自从有了王全璋的消息,我感觉更加恐怖了!”“所以,今天记者电话我一个也没接。”

    原珊珊认为,李文足虽然没有接受媒体采访,但也在发声,“希望更多的人能鼓励文足,关注她,希望全璋能无罪释放”。

    谢燕益则感动于李文足的坚强。“‘709’整个过程,邪不压正,验证两种意志(和平与暴力专制)的较量。文足的抗争很难能可贵,站在良知、正义、爱的一面,坚持到今天。暴力专制的意志再强大,它是恐惧的,害怕的。”

    他认为,只有曝光,越披露真相,客观上对在里面的亲人是越有利的,至少行恶者会有所忌惮。“你越害怕,它就会越迫害你。我们面对的是极少数的邪恶分子、独裁分子,只要大家觉醒,不恐惧它,看清这一点,对违法的反人类的罪恶说不,就能够抑制它,最终将它绳之以法。”

    此外,李文足在这份通报中,还提到代理律师刘卫国的话,王全璋说“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

    大陆人权律师滕彪表示,就目前披露出来的消息,王全璋肯定是受到很严重的虐待,包括酷刑。“如果正常的话,没有任何理由三年期间不让他见律师,而且是死活都不知道。”

    他进一步解释,根据诸多律师被释放后透露的信息来看,几乎每一个都遭到酷刑,包括剥夺睡眠、殴打、强制喂药,包括拿家人来威胁等等。“每一个都不例外,王全璋的状况比他们更糟,不会比他们好。”希望有国家或领导人愿意花特别大的努力来向中共施压,要求释放王全璋。

    此前,李文足发布的另一份通报中披露,王全璋律师被官方喂高血压的药,然而王根本就没有高血压;还说王见到代理律师刘卫国时,显得非常害怕的样子;官方还不答应王全璋的请求——让程海律师和妻子李文足作为辩护人。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