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手机成监视器和毒品 隐私遭偷拍偷录不自知
    (徐简, 新纪元周刊, 7/17/2018)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我跟太太正在聊天,我们相信facebook正在偷听,并记录下其中的关键词。”这段流传甚广的视频和其他相关试验,让很多人相信手机会被窃听。

    最新研究发现更令人不安:一些手机程式会偷偷地进行录像或截图,然后把用户隐私发给协力厂商。



    有人做过实验,只要不断谈论“返回大学”或“便宜衬衫”,手机Facebook上随后就会出现衬衫和大学课程的广告。为此很多人认为手机在窃听。

    研究:一些应用程式会偷录和偷拍

    美国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通过一年的实验,来检验手机到底会不会窃听。他们对Android手机上1万7260个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式进行调查,这些应用程式有的是Facebook自己的程式,还有8000多个会向Facebook发送信息的协力厂商应用程式。

    经过实验,他们没发现手机的麦克风会偷偷录音或发送音频,不过他们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阴谋”,令人更加不安,那就是一些应用程式记录手机萤幕并将信息发送给协力厂商。

    在这1万7260个应用程式中,有超过9000个应用程式得到授权,可以使用手机的摄像头和麦克风。这意味著,只要你的应用程式打开,那么你的谈话和行为就可能被摄像头和麦克风记录。

    前硅谷员工:社交媒体似精神毒品

    尽管手机应用程式屡爆安全隐患,然而不少人仍然“机不离手”,部分原因或与程式介面令人上瘾有关。在BBC制作的一集节目中,硅谷前Mozilla和Jawbone员工Aza Raskin把社交媒体比做“精神可卡因”。

    他说Facebook、Snapchat和Twitter等在平台上设计了多种多样的机制,他们的设计目的就是让用户们上瘾。Aza Raskin直言:“就像把毒品撒到应用介面上一样,引诱你一次又一次刷屏,欲罢不能。”

    Raskin说自己在设计了“无限滚动”这一功能,能够让用户一直刷下去,现在已经变成了所有App的必备功能,对此他感到内疚。

    现在的商业模式,迫使社交媒体公司雇用“上千名工程师”专门研究如何使产品尽量让人上瘾,“为了获得下一轮融资,为了提高股价,必须让用户更长时间停留在应用程式上。”他说。

    前Facebook工程师Sandy Parakilas也把社交媒体比作“老虎机”,并将离开社交平台称为“戒烟”。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