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热点互动】学生发公开信抗争 北大校庆不平静?(视频)
    (新唐人, 4/26/2018)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正值北京大学120年校庆前夕,一封公开信又将北大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北大外国语学院女生岳昕周一发表公开信,披露因她要求公开前北大教授沈阳性侵的相关纪录,而遭学校骚扰和威胁。这一事件引发了师生的愤怒,周一晚在北大校园出现了声援岳昕的大字报,在公共场所也看到有民众贴海报声援。而在海外,北大校友也发起了网络的联署行动。仅仅要求信息公开,为何校方如此打压?今天的北大与传统的北大,到底差距有多远?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正值北京大学120年的校庆前夕,一封公开信将北京大学再次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北京大学外国语学校的女生岳昕在周一发表公开信,披露了因为她要求校方公布前北大教授沈阳性侵的相关纪录,而遭到校方的骚扰和威胁。这个事件引发了师生的愤怒,那么在周一晚在北大出现了声援岳昕的大字报,在公众场所也看到有民众贴海报声援,而在海外,北大校友已经发起了网络的连署行动。

    仅仅要求信息公开,为什么校方如此打压?今天的北大和传统的北大到底差距有多远?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个最新的事件来做一些深度的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先生,胡平先生您好。

    胡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感谢二位,那么在节目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根据公开信,岳昕是4月9日向校方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表》的8位到场学生之一,他们要求校方公开原北大中文系教授沈阳性侵学生致其自杀的相关会议记录。20日,校方以当年没有会议记录、警方调查结果不在校方的管理范围、当年校方对沈阳的公开检讨也没有找到等3个理由,拒绝了学生们的要求。

    岳昕在公开信中透露,9日以后就不断被学院老师、领导约谈,甚至约谈至凌晨一两点。

    23日凌晨1点,辅导员和母亲突然来到宿舍,要求她删除电脑和手机中所有与信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并作出不再介入此事的书面保证。

    岳昕还说,学校在联系母亲时歪曲事实,导致母亲过度惊吓、情绪崩溃。面对母亲的嚎啕痛哭、自搧耳光、下跪请求、以自杀相胁,她的内心在滴血,在母亲的哀求下,只能暂时回到家中。

    目前,岳昕的公开信在大陆已遭封杀,她本人也无法返回学校。

    23日晚,北大校园内〝三角地〞贴出大字报〝声援勇士岳昕〞,并形容学生秉承〝五四〞精神求问真相,与校方怕〝出乱子〞毁了作为政绩的校庆,是〝两个北大〞之间的斗争。不过该大字报贴出后不久就被校方清除。

    也有网友在推特上发文说,北大学子声援岳昕,今天的北大配不上这些好孩子。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就这个话题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或者给我们打电话,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好,我想先问胡平先生,就是有关这个事件的情况,因为您以前也是前北大人,您在北大有3年时间,您看到这个事件和了解到这个事件最新的一些进展之后,您是什么样的感想呢?

    胡平:当我知道这个消息,作为一个北大人感到很振奋,也很欣慰,北大毕竟是北大,北大不但是中国的第一学府,而且在民主和科学、在追求自由这种抗争精神上也是首屈一指的,这就像我在1980年竞选时候写的竞选宣言里就讲过这么一句话,我就说:〝我们都是平平常常的人,但是,我们处在一个很不平常的地方。60年前的一声呐喊,给北大留下了不朽的光荣,同时,也向我们每一个后来人提出了永恒的责问。〞就是当一个人你进入了北大,你也会升起这么一种使命感。你觉得你是北大人,你就应该继承、应该发扬前辈的这种精神。

    所以你看这次岳昕事件很多人也提到这点,就是说他们不是怕别的,怕的就是对不起北大的这种光荣的传统。当然北大之所以能这个样子,一来是他的学生本身就比较优秀;另外,也是它的位置、它的传统给人在你进入北大之后,尤其容易唤起人们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那种理想主义精神,所以我觉得这种事发生在北大,我作个北大人当然也感到很骄傲,也感到北大毕竟还仍然不失为北大。

    主持人:是。胡平先生刚才讲的是北大人,破空,那我想就是说对于北大的校方来讲,今天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确实让很多人震惊,包括他们去骚扰她的母亲,几乎是母女关系破裂。那您觉得您怎么看校方这些做法,这是一个特例?比如说有人说敏感时期,还是说它这个其实是一个满普遍的做法,在当今的中国?

    陈破空:这个女学生岳昕非常了不起,才20岁,那是接近于00后的人物了,算下来是1998年生的。但是我发现在这三方中,只有她头脑是最清醒的,校方、她和母亲,校方的表现是什么呢?完全是中共那套人治,你看岳昕很聪明,写的公开信里边第一条要求就是说,你们给我母亲施压,又深夜到我的宿舍,又要强行要求我删除手机电信,依据哪条规章制度,是不是涉及违法违规?她要解释,岳昕相当聪明,具有高度的权利意识。她很知道共产党就没有这些规章制度,那么她很知道这是违规违制。

    但是校方却觉得它就应该那么做,因为共产党就这么干的,就是说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是人治,我先找到这个人,我用一切方式施压,把问题煞住再说,我不管什么制度,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校规,也没有任何的规章可循,就开始干了。所以这个校方就干得这么粗鲁,这么的高压,这是共产党的干部、共产党的校方必然是这么干的。

    为什么我说只有她学生清醒?她的母亲也是个典型的中国人,什么下跪请求、自搧耳光,又是什么流泪嚎啕大哭,这完全是中国人的做法,这是共产党体制下中国人的做法,在民主社会,人不需要这么做。你要是这个母亲如果是在美国,或者是在韩国,或者在台湾、香港,如果遇到这事,这母亲首先冷静下来,她要看校方对,还是我的女儿对,首先了解情况,校方找她了,那我得向女儿了解一下。

    结果这个母亲是好像泰山压顶,一听到校方来找,神经紧张了,马上说要威胁不能让她的女儿毕业,她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分对错,也不分是非,只分权力,校方权力大代表政府,而女儿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学生,赶紧就是不顾一切的做出一些违背自己人格的事情。

    虽然这个女儿说她爱她的母亲,受到亲情打动,但是这个女儿却头脑非常清醒,处理事情之前,她向校方质问这件事情,要求信息公开,这是最基本的要求,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处理事情之中,她非常淡定;而事后她写了这封公开信,4月24日,可以说震撼北大的师生,她的诉求完全都是非常基本的。

    主持人:她就是要求信息公开而已。

    陈破空:对,那是任何国家,哪怕是共产党国家,一个公民最基本的权利,她没有任何理由受到校方这样的威胁,她的母亲也不需要这样做。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共产党是代代相杀,但是还是应验了白居易的一首诗,叫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总是有青年学子像岳昕这样的成长起来,成为一个抗争的,说是勇士也行,说是权利捍卫者也行,这么一个新的一代的一个典型。

    主持人:胡平先生,其实刚才破空讲的学校这些手法,它这个手法让很多人不解,因为毕竟岳昕她只是要求信息公开而已,而这个事件几乎可以说到已经结束了,因为她要求信息公开,然后校方后来给了他们三点回复,虽然他们不满意,但是她说因为毕业论文很紧张,所以她就没有再去问,再去做什么事情,她就去准备她的毕业论文了;结果校方突然就开始这样的施高压。您觉得为什么校方要用这样的高压手段来应对这件事情呢?

    胡平:我先补充一下第一个问题谈到的,我说这次事情,北大因为它是北大,因为它举世瞩目,所以就动见观瞻,那么像同样的事情,我想恐怕不只北大,恐怕一些其它地方,一些小地方大概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但是就不是引起舆论这么的关注,所以造成的影响就会比现在小得多,这也是北大它之所以显得特别重要,并不是其它的地方、其它的学校就没有这么优秀的人,也有,但是他们就不会,他们处的位置不是这么优越,所以引起的重视程度就不高,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那么其实校方去跟她的家长联系,那显然就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岳昕的所作所为,无论如何,你都没法给她安上罪名,那么学校怎么办呢?他就找你的家长。我相信这个在官方来说,应该说他们惩罚这种学生相对而言是一种最温和的办法了,他都没说要给你搞什么警告,做什么处分啊,对他们已经是最温和的了。

    但是第一,因为这种事情拿不上台面,你说不出个理由,别人没错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但是他跟家长说,家长马上就会知道它和自己子女的这个利害,以后的前途有着极大的关系,所以当然就非常紧张,然后通过这方面就会给孩子极大的压力,像岳昕也是啊,要是来自别的压力,那一般都能够很容易抵抗。

    另外,面临这种压力,一般人也会认为如果我屈服是一种屈辱,所以一般人凭着血性也不愿意屈服、不愿意后退,可要是来自于家长、来自于你最亲爱的人、生你养你的父母,这个压力一般人就很难办了。因为无论如何你自己可能愿意承担风险、承受各种各样的损害,但是你不愿意你的父母受损害,因此你就很可能会放弃。

    这一招应该说是看起来貌不惊人,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有心机的做法,一来证明官方的做法毫无道理;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相信,像这一类的事情现在通过岳昕我们知道了,我们可以想像,以前包括现在,在其它地方的很多高校都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当局、校方都采取过同样的手段。

    主持人:破空,这一次并不仅仅是岳昕;有8个学生一起去找校方要求公开信息,无一例外,这8个学生都被骚扰,有的凌晨被约谈,有的半夜把你弄去几小时怎么怎么样。为什么在〝信息公开〞这件事情上校方反应如此强烈,有什么可隐瞒的、害怕什么呢?

    陈破空:8名学生是到场去向校方反应要求信息公开,据说受到打压的学生是数十名,后来又出现大字报三角地声援岳昕,没有签名,匿名信的。我想学生的面积非常大,据说今天已经扩展到其它高校,在全国各地的高校都有声援活动,以及一些声援的声音出来,这件事在发酵。这件事关键的一点是,非政治事件可以导致政治事件,中共害怕的就是这个。这实际上是典型的非政治事件;是教授性侵年轻学生的事件,后来导致学生自杀。

    刚好国际上有个背景叫〝Me too〞运动,国际上都在清理性侵行为,显然这项国际运动波及到了中国,所以无可避面的这个性侵是波及到中国,这个是大背景下,那么现在岳昕所做的是追踪陈年旧案,但是校方的回答,是典型的共产党式的回答,就是捂盖子,遮掩丑闻,共产党的逻辑是,丑闻一出来可能会引发动乱、社会不稳,脑袋里首先出现两个字:〝维稳〞。

    怎么维稳?先把丑闻遮住,一问三不知、不不不、什么都是 No,比如校方讲的几个理由非常荒唐,第一,说是当时审查那位性侵教授沈阳没有纪录,不够级别纪录,就是审查和讨论,不记录。其实不见得,极可能有纪录,当时他是系主任,这有可能是在一个比较高的级别上,况且是北大。

    第二,说什么呢?公安调查结果不在学校的纪录范围。那行,出于维稳,公安是不是应该出面说明?那就说明公安有调查。公安有调查却说不在学校,学校的意思是说,因为是公安的事,学校不管。那就怪了,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都说了〝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领导学校、领导公安,党是一体的,通过党组织什么都可以找到;学校有压力,学校找公安啊,就可以找到调查结果给学生一个回答:公安是这样答覆的。校方说不在学校,就把场掀了。

    第三点更荒唐了。当时沈阳教授写了检讨书,校方说,由于中文系的工作失误,找不到。荒唐到极点,任何一件事情都找不到,最后你干脆说〝沈阳这个人不存在〞算了,〝没听说过这个人〞、〝这人不知哪去了〞、〝失踪了〞干脆,做成失踪案算了,就跟被美国飞行员撞下来、被美国飞机撞下来的王伟似的不见了干脆。

    荒唐到极点,这就是共产党的逻辑。所以共产党的逻辑是捂盖着、遮丑闻,什么都遮住,但是我认为欲盖弥彰、越遮越丑,越遮就觉得里面越有名堂,纸包不住火,所以学生就偏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好,就算你现在打压学生;第二轮又来了,学生去要求信息公开,它干脆来个打压、封锁,然后是警告学生,那就可能第三波、第四波。

    非政治事件引发政治事件是中共当局非常害怕的,所以它已经把这个列为维稳事件处理,全网都封杀,然后全国各地的高校都通知,据说还有警车在北京、北大、东门、西门、南门一带来回巡防,像狗腿子一样一阵乱跑,可能吃三餐都要变成吃五餐了,说是非常累。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整个我们看到的共产党的把戏,这29年来非常不陌生、非常熟悉的那一套方式,仍然是那套东西。

    主持人:胡平先生,我们看到在这一系列的做法之后,引发学生非常大的反弹,大字报出现在北大校园确实是很敏感,大字报最后说是〝两个北大之间的斗争〞。您怎么看这句话,您认为是什么样的两个北大之间的斗争呢?

    胡平:当然就是一个自由的北大和一个专制的北大;一个是体现北大光荣传统的这么一个北大;另外一个就是在共产党高压下压制、遏制人才、压制独立精神的北大。这两个北大我觉得自1949年之后,势力一直互有消长,比如我们看到文革的时候,北大其实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可是我们看到在1980年代,北大又扮演了一个非常卓越的角色,在1980年代的历次学生运动中,北大都不是走在最前面的。

    这一次岳昕的所作所为固然值得我们极力称赞,但另一方面校方的反应,我想也集中体现了当局的压制立场以及残暴性。说起来这个事情,我想一般看是很奇怪,因为就像刚才破空讲的,完全是非政治性的事,为什么当局如临大敌?其实说来也很简单,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教授性侵女学生在今天的中国实在是太普遍了。

    我们看到报导,在2014年全国妇联有民意调查,采访北京和南京的一些高校,结果的情况是57%的受访女学生都说,她们有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经历。尽管我们可以说在全世界,比如学校里头教授性侵女学生,或者在工作的公司、单位里头,男上司、上属性侵女部属,这种情况都时有所闻,但是我们可以说,这几年的中国大陆在这方面一定是极其恶劣。原因当然很多,包括毛时代那种严厉的禁欲主义,因此到了之后,特别是到〝六‧四〞之后,中国人的各种欲望大爆发、大释放、大放纵,物质欲望也好所谓情欲也好,释放程度和放纵程度都是其它国家很难相比的。

    包括同样文化的台湾、香港,我们敢说在所谓教授性侵女学生这种问题上也有,但是比例上、程度上一定是远远不及。事实上我们都能够体会到,你看在中国官员前些年那是什么风气嘛!都认为有权有势的人在这种问题上放纵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那些话都怎么说的?有权势的人大谈什么〝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碰〞,像这些话多如牛毛,很多有一定地位的人如果还在严格遵守婚姻的正当性关系,都被视为迂腐、视为愚蠢、视为没有出息。

    风气之坏当然和〝六‧四〞之后特定的政治形势有很大的关系,这里我们不必细说。正因为中国高校中这种情况太普遍,因此当局就担心如果中国也〝Me Too〞起来,不知道会有多少教授特别是一些所谓名牌教授,还有这样、那样的什么国务院的特殊津贴,有特殊贡献这样、那样的一些光荣头衔的人都会弄得灰头土脸。

    中国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子的,很有道理的事情、按照共产党的法律、按照共产党的规定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当局要去压制,而压制的理由、唯一理由就是〝这种事太多了〞!所以就要压制。它为什么会认为学生这么折腾、就是要把形势搞乱呢?因为这种事太多了。很简单,这种事我们看到很多很多啊,包括当年四人帮刚刚打倒的时候,要平反冤假错案,你看韦君宜,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她后来写过一部很有名的小说《思痛录》,其中就讲到很多地方他们去调查,明明是冤假错案,当地的领导就是扣着不办,纪委的人来了还袒护他们,纪委就跟她讲理由,说,这种事太多了,今天这个案子翻了,那个案子翻不翻?这几十年的案子都拿来翻那不就乱了吗?

    因此他把你要揭露这种事情的人,认为你是害群之马。它居然还理直气壮跑来压制你,包括拆迁这种事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很多拆迁?按说共产党是没有道理的,无非不就是钱的问题吗?为什么要压制呢?因为拆迁,政府占便宜的太多了。这个地方我跟你好好解决了,那个地方解不解决;今年的问题解决了,去年的解不解决?那可不就乱了嘛!正因为这种事情太多、太普遍,所以反而要采取特别残酷打压的态度。

    主持人:是,黑幕太多。破空,在您看来,今天的北大离传统的北大精神到底有多远,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步?

    陈破空:对,刚才提到两个北大,胡平也讲到了一点。其实两个北大,我们要准确地看一下两个北大是什么?1949年的北大和1949年之后的北大;百年前的北大和今天的北大。百年前的北大就是北洋时代、当时中国最好的时期,就是民国时期,第一个民国时期;百年后的北大是21世纪,逐渐中国的历史在百年中倒退了多少,在精神上、文明上倒退到什么程度?如现在北大大字报说的是,为了对不起前辈的北大精神,同时是两个北大的斗争。以前的北大精神究竟是什么?就是当年北大校长蔡元培说的8个字:兼容并包,思想自由。就是多元化、包容,然后是精神上的自由。

    另外一位北大校长胡适曾经说过一句话: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这也是可以被定位为北大精神,这就是北大精神。而北大在当年北洋政府时期以及后面的国民政府时期,它曾经多次抗争,据说抗命不下8次,抗命来自政府的一些指令,比如政府指定用什么教材、政府指令要开除了哪个教授,或者政府指令校方要怎么做,校方都一律抗争。甚至蔡元培本身就以校长的身分抗争,甚至可以不惜辞职都要抵抗政府的指令。

    最有名的一次抗争是1939年,那是抗战的高峰,当时的国民政府下令要北大使用某种教材,北大拒绝;有好几个大学联合拒绝,北大是其中之一。而且推了一位有名的教授冯友兰写抗辩信为什么拒绝。写就写,在那个时代写了、抗辩了,然后没事,言论自由。当时校方也抗辩不执行。国民政府,你看,还说蒋介石、国民党多独裁。你看多包容!

    但是要在共产党时代那怎么得了?!国民党全部坐牢,甚至是迫害致死,所有签名、签字的全部被整肃。我说中国近代史整个是倒退在行走的历史,说〝两个〞北大我们感到非常的悲哀,按照这些学生或者岳昕说的话是〝心在滴血〞。

    说起两个北大,1989年之后的第一张大字报,我就想起毛泽东1966年在中南海贴了一张大字报,题目叫做〝我的一张的大字报〞,然后下面还说〝两个司令部的斗争〞,无产阶级司令部、和资产阶级司令部;说他跟刘少奇是两个司令部。好,这次两个北大,是不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但是,可悲的是毛泽东有写大字报的权力,而且写了就写了、炮打就炮打了、不通过任何法律就把人家推翻了;但是学生写了大字报被撕掉,而且可能要受到追究。

    中国这个国家到现在只认权力;不认权利。人说〝一时之争在于力、百年之争在于理〞,以百年来看是道理的胜负;一时之争是权力的胜负或力量的对比。现在中国仍然停留在这样一个蛮荒时代,不管经济多发达,就算你经济发达到唐朝的时代、宋朝的时代、满清康干时代,恢复到那样的盛世,但是政治仍然是倒退的。

    我多次引用法国孟德斯鸠说的话:共和政体是靠品德,君主政体靠忠诚,专制政体是靠恐吓。今天这个专制政体的维护就是靠恐吓。你看这位母亲所受到的恐吓,什么要下跪甚至自杀。刚才我们在节目之余提到,这位母亲有可能是1989年那一代的,可能是二十余年前经历过〝六‧四〞的一代,以她的年龄来推算,四五十岁,当年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参加过民主运动,她可能参加过,亲眼看到过学生运动被血腥镇压的过程,多少人惨死、血流一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专制社会、专制制度的恐吓起到了作用,所以她的母亲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道理不道理、谁是谁非、事情真相等;赶紧被恐吓所压倒,用恐吓对女儿做所有的工作。好就好在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之后没有那种恐惧,〝初生之犊不畏虎〞,没有经历过1989年,不怕虎,岳昕在《自述》中还说自己很幸运,中产阶级长大的,而且她还有不少的头衔,高考中文得到满分、北大外国语学院的本科生、《南方日报》看中她作文满分给她设专栏,她写专栏赚点钱,家里又比较殷实。她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有任何理由对现实忿懑不平。

    这样文弱的女学生站出来,是太非政治性,跟政治毫无关系,中共实在拿不出道理来治她;中共有的是恐慌。因为任何一件事情中共都认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毛泽东的话现在反过来可以用,中共最怕的恐怕就是这个。

    主持人:说到这,我想请问胡平先生。当年北大有一句话:〝华北之大,容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今天的北大之大,为什么容不下一个仅仅要求信息公开的女学生?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对比。

    胡平:事实上这位女学生很简单的一个呼吁、抗议触及到这个制度的要害;就是表达的自由、言论的自由。虽然她涉及的是看似非政治性的问题,其实还是一个表达自由、言论自由的问题,这也是学生们对这个事情都表示那么大的关注,这也是其他很多人尽管他们也许对目前所争论的议题本身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但对这件事情仍然非常关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今天的北大由于共产党多年的高压,尤其是〝六‧四〞之后的高压,把1980年代曾经一度复苏、一度觉醒的自由抗争精神又给压了下去。所以尽管我们看到岳昕同学的所作所为,似乎并不是具有多么强烈、多么明显的反对色彩、抗争色彩,但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她的意义我认为还是不能够低估,实际上她能够唤起的是整个自由抗争的精神。所以就这一点上我觉得她应该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事件确实像刚才胡平先生说的,她引起的反映事实是很大的,事件还在持续发酵。我们看到很有意思的是官媒也开始参与,《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说:要倾听学生的声音、必须以学生为中心、对话交流解决矛盾等等。为什么官媒罕见地似乎站在学生那一边呢?

    陈破空:我倒不这样认为。综观《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的言论,应该是各打五十大板,应该是假装站在中立的立场,事实上它根本是和稀泥、不分是非。因为它要是直接批评学生,它怕激化矛盾,它怕引起更多学生的反弹;如果它直接去批评校方,显然违背党领导。因为校方是党领导的,都是一批党棍。

    现在北大不是什么学术、技术专家,不是教授、专家在领导的北大,是一帮党棍在领导北大,是党棍在把持,甚至特务密布北大,党棍加特务控制了北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所谓党的媒体配合就是要掌握所谓的〝分寸〞。因为现在马上几个敏感日到了,5月4日是〝五四〞周年、99周年,而且同时是后来北大确立校庆的日期120周年,准备要大庆,结果遇上这么尴尬的事情。北大原来(最早的旧北大)的校庆日是12月17日,并不是5月4日;是共产党改的5月4日,反而改得敏感了,因为跟五四运动挂上钩了。

    北大一到〝五四〞庆校庆,是不是联想到〝民主、科学〞究竟实现了没有、落实了没有?就想到这个话题。另外,也是接近〝六‧四〞,又再三被海内外的舆论说是〝六‧四〞29周年第一张大字报。跟〝六四〞扯上关系了──校园抗争运动。

    这件事情的微妙就在于,因为岳昕事件的确是非常人性化、非常个人化的临时〝Me Too〞的背景,的确没有任何政治性,当局还真找不到理由加罪于她;如果真的直接提出一个政治性诉求,当然就可能直接镇压了。就因为这么一个事件。

    主持人:可以说很接地气!

    陈破空:对,很接地气,很人性化、个人化的诉求,涉及到个人敏感话题,现在社会敏感话题。在这个情况下,当局反而好像是〝老虎啃乌龟〞不知道怎么下手。所谓官媒的表态,实际上也是在暗中维稳,它巧妙掌握。因为在1989年的时候官媒就弄得不好,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反而激起大规模抗争;现在它没那么傻了,研究一下怎么写。官媒要替学生说话是不太可能,因为替学生说话可能会导致事情扩大、蔓延。

    接下来我们要看事态怎么发展,姿态的走向是什么?通过它这个打压,通过它的封锁,现在他们通过互联网的封锁已经把岳昕的信息全给封锁了,她的个人信息。但是现在的青年人非常的了不起,真是科技一代,民主还没实现,至少科技武装了。

    他说什么呢?他们用了一种数字货币交易,我还学了个新名词叫做〝区块链〞,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把岳昕的公开信给永久的存下来了,当局的封锁不了,删不了,你可以到处删帖,大规模的删帖,现在把网警累得要死,我说网警可能又在那里累得休克,又不知道有多少网警累得猝死,猝死在电脑前。现在有网友就这么的聪明,把它放在电子货币的交易区域链里面,就永久封存了,以后怎么都找得到,岳昕这个人你是抹灭不掉的,她的语言抹灭不掉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现场有一位观众的短信发言,我很快读一下,短信是说:〝中国当前大学的当权者与中共政府官员是一体的,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自然要封杀。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大都是突发事件而造成的,只是中国当前很多问题没有合理的出口。〞

    胡平先生,就这个事件它现在确实在实际发酵,我们看到在海外也有北大的校友在网上向校方发公开信,而且进行这样的连署行动,在美国像参议员,德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也发出推文支持。您怎么看这个事件最终的发展?有人说会不会再引发另一次学潮?

    胡平:从现在情况来看,要引发另外一场学潮的这种可能性也不是特别大,因为你看得出来校园基本上还是处于一种恐怖的气氛下,能够像岳昕这么做的人还是不多。但是我想这件事依然意义非常重大,因为它让我们看到了自由的火种没有熄灭,而且也看到了这个政权在它外表强大的同时,它那种内在极度的虚弱,因此这个事情未来的发展能够值得我们的关注。而通过这件事情本身所暴露出来的这个政坛的实质,以及它和人民之间根本的对立,我想这一点意义尤其深远。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又有一位观众发言,我很快读一下,这位YouTube的观众发言说:北大生产权辱。那肯定是指现在中共专制下的北大。早就没任何精神层面的东西可言,这事很快就过去。

    破空回应一下观众的想法,另外一个是,我们看到其实不管这个事件的发展如何,但是这个事件的过程中,其实还有其它的意义,比如说卢比奥参议员他在他的推文中说,这个事情让我们再次看到了,其实中国人民和中共政府不是一回事,我们应该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人民。您怎么看?

    陈破空:我觉得卢比奥参议员,民主党的参议员,确实头脑非常清醒的美国政治家之一,他的表述确实证明了很多事情,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是两回事情,中国共产党跟中国人民的确两回事,包括川普的贸易反击战也是这样,看起来让中共当局很难受,但是却给中国人民直接的支持,中国人民都意识到了美国的贸易反击给中国人民带来好处,当中国被迫降低关税壁垒,被迫让外资进入,被迫让外商进入的时候,让中国人民得到了好处,物美价廉的国际产品。

    主持人:抗癌药的关税也变为零。

    陈破空:对,所以实际上整个贸易战看到后面就是,中国人民得到好处,我说现在有两个凡是,凡是对中共不利,就对中国人民有利;凡是对中共有利,对中国人民不利,反之亦然。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卢比奥实际上加了一个强烈的注脚。我想越来越多的美国政治家,或者国际的政治家,能够看到这一点,不要把中国和中共混在一起,不要把中国人民跟中共混在一起,知道这个区别清楚。

    而且我想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民也要了解这个区别,任何事情都要看到问题的实质,包括贸易战,包括这次的事件,岳昕的事件,我想在国际社会肯定会声援岳昕和她的抗争者,中国政府肯定到时候又会说外国势力如何如何了。

    但是我们看到真正的外国势力是什么?是跟中国人民站在一起的,他是真正的中国人民的朋友,就是中国人民的友军,但是对中国共产党来说那真是敌人。如果中国共产党号称是朋友的,甚至不敢说它是自己的朋友,是中国人民老朋友,事实上中国政府的老朋友,那反而是对中国人民极不利的,像独裁政权那些人,像津巴布韦穆加贝这样的人只能在中国捞钱、掏钱,甚至回头去迫害他自己国家的人民。

    主持人:好的,我们线上还有观众发言,我们很快再读一下,另外一个YouTube观众就提问:〝岳昕是提交申请表的8位到场同学之一,为什么北大只针对她一个人?没有其他7位同学的消息?〞我想两位嘉宾谁愿意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胡平先生您对这个问题有什么回应?另外,对于八位同学他们可能造成的影响,您怎么看?

    胡平:我想这很可能是校方同样的都采取类似的做法,告诉他们的家长,家长方面,而岳昕同学的家长的反应尤其强烈,要自杀了、自己打自己耳光,也就是给孩子的压力尤其大,岳昕又没有接受这种压力,她又写了公开信,使她一个人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我想前一部分应该大家都比较类似的。

    主持人:其实其他都被约谈,甚至还有凌晨被约谈。

    胡平:对对对。

    陈破空:我补充一句,有可能是在这8个同学中,另外7个同学,由于校方跟家长共同施压,另外7个同学暂时保持了沉默。我就想起这里面其实有民族性,刚才胡平先生讲了,岳昕可能受到家长和校方双重压力,她反而发公开信来抗争,使她就显得更为突出了,校方就针对她了。事实上这里有民族性。

    刚刚提到她的家长是八九一代,补充一句,中国的八九一代,中国的这些传人也好,按道理他应该是把八九的精神告诉下一代人,同时无畏恐惧的去抗争,但他却是因为自己参加过什么,受到过惊吓,受到恐吓,他反而后人不要去冒险。

    我看这个讲以色列民族的书跟日本民族的书恰恰跟中国民族完全相反,以色列民族和日本民族总是不管政府怎么变,不管这个时代怎么变,总是一代又一代谆谆告诫下一代上一代的故事是什么,上一代人的奋斗什么、抗争什么、精神什么往下传承,他根本不管你政治风云的变化,日本的国际化也好、不国际化也好,美国占领也好、不占领也好,还是以色列怎么变迁,亡国也好、复国也好,他总是告诫,这些民族始终保持民族魂没有断过,但是中国的民族魂的确时不时就断裂、脆断,然后出现有断层的现象。

    主持人:胡平先生请您也谈一谈,您觉得这件事情对8位同学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另外,岳昕这个同学早些时候写过一些文章,她在其中讲到她当年高考得满分的原因,她觉得是因为她有一些社会责任心的自然流露。经过这样的事件,会不会让她认为这个社会责任心只能写在纸上,而不能实践在现实中呢?

    胡平:我对岳昕同学倒很有信心,经历这些事情之后,只会强化她对抗争的意志;另一方面,我觉得包括《人民日报》发表的那篇文章,当然它想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但是另一方面它也不得不考虑,怎么样在对这个已经引起广泛关注的这几个学生身上不要做出太明显的打击迫害的样子,所以至少在短时间之内,估计对这8个学生包括岳昕,恐怕不会特别的恶劣。

    但当局主要做法是要把这个事情捂下去,〝Me too〞不要搞起来,对性侵女生的这些教授的问题不要把它进一步的蔓延开来,这是校方和当局的真正目的,只要他们在这种高压之下做到了这一点,这几个学生已经变得这么引人注目,所以他们只好在表面上不会……有可能,当然这也是各方关注的成果,这几个学生的接下来的遭遇倒不一定十分恶劣。

    当然,这还有赖我们继续关注,如果今后情况不太恶劣,恰恰是和各方的关注,除了当时英勇的抗争之外,就和举世的关注有密切的关系,所以无论如何我们还要继续关注这些事情。

    陈破空:在一个专制社会,它不知道哪里会冒火,像岳昕一样,她的父母专门叫她看电视剧,做一个追星一族,不要关心政治,恰恰她关心了政治,恰恰了解社会责任。而且她高考得满分,之所以得满分,说明那个评分的老师也感觉到社会责任感是感人的,中国总是有不死的良心或者灵魂,所以这个民族还是有希望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这次节目时间又到了,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