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世界之谜 中国到底有多少贪官?(组图)
    (看中国, 4/05/2018)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我国贪官到底大约有多少,人们心中往往没“数”。坊间到有一些较经典的说法,如“把管钱管物的官员拉出来全毙了有冤枉的不会超过百分之一,隔一个毙一个还有漏网的”等等。这些经典说法虽很形象,但具体到“数”上总觉得还是模糊的,同时也给人情绪化的感觉,缺乏持之有故的科学性。之所以这样,则因为人是生物界最会伪装的一种动物,有些官员即便到盖棺论定时人们也可能还难识他贪官的庐山真面目,所以不能用抽查一般产品废品率的方法来取得对我国贪官“数”的正确认识。“我国贪官知多少”在一定意义上俨然成了中国特色的一个难题。

    但实际上,对这个难题,实则并不难,那就是贪一大判一年,贪十万判十年,超过十万判无期,过了百万全毙,难就难在审判权全部掌握大贪官手中。对贪官是“大量的”判断是有许多理论基础的,我国贪官知多少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一尘不染的清官和贪污千万元的贪官都是少数,而处于他们二者之间的官员则是多数。贪污百万元以下的贪官要比贪污百万元以上的贪官多得多。一分不贪而且还为人民倒贴钱财的好官员,绝对太少了。

    除了个别“突变”的外,大贪官的“成长”都有一个过程,都是从小贪官变化而来的。贪官的变化也是如此,只有少数钻到空子和无法无天的冒险者才会成功地变化到大贪官的位置。我国贪官的变化系谱树必然是呈现金字塔状,在顶端处只能是相对少数的大贪官,而顶端之下,则是数量大得多的正在变化中的中、小贪官。



    世界之谜,中国到底有多少贪官?(微博撷图)


    在一个大范围内,普通的罪犯总是要比十恶不赦的罪犯多得多;只是我们把这个简单的常识移置到对贪官“数”的认识时,能不能正视罢了。有贪官被查处后捶胸顿足地说,“查到了我,算我运气不好”,“我感到冤的是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甚至贪得比我多的却平安无事”等等。在他们看来惩治贪官是“隔墙扔砖头,砸着谁算谁”。大贪官成克杰的情妇曾交待,成克杰与省里许多高官一起进行高消费旅游时,每个人所带的女人“都不是自己爱人”(带情人高消费的官多贪官)。另一大贪官被铐后则说“看到别人都在弄钱,我不捞钱,感到孤独,心理不平衡。”“没人敢监督,捞钱简直太容易了,让你不干都眼热手痒。”从这些贪官的“肺腑之言”中,便不难知道我国许多官场是必然产生许多贪官的温床。也难怪现在有些地方群众只要真想叫哪个官员“出事”已能作到“瞄一个准一个”(领导班子已一窝贪了)。这都证明了我国的贪官“不是小量的,而是大量的”(至于失职和其他违法的政府、司法公务员数量就更多了)。我们只是惩办了一定数量大贪官中的一部分,而比这一部分数量多得多的大、中、小贪官(所贪钱财的绝对数量早够法办了),都还逍遥法外。

    中国的政客们(政府公务员,国企,吃空头的一群人),只要他们一踏进官场,就好像注定要一辈子为官,在不是因为特殊原因被乏的情况下,即使有了特殊或特别原因也顶多记个大过留党查看,也都不会做太大的变动和处理了,可以调离原单位,或者调度其它部门继续为官,贪污受贿的官员也基本上都是等到退下来之后才会有人查他的老底儿,一日有权终身为官,享受的福利待遇也是终身制的!这样公平吗?难道这是所谓的中国特色吗?为什么在中国官员是终身制的呢?谁给他们的权利?是老百姓吗?否!在中国,还有不贪的官吗?------在中国还有不贪的官吗?回答:有,但太少了!

    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权弄到手后,就会一人有权,鸡犬升天了……!这就是在中国为争夺最低级的乡村干部,打掉脑袋也要把权力夺到手的主要根源。



    世界之谜,中国到底有多少贪官?(微博撷图)


    看我们的局长的生活确实令人羡慕,每天一盒软中华,午餐和晚餐基本有公家负责,有专车有专职驾驶员,电话有公家负责。(还有去洗浴异性按摩的钱用多少,养几个小妾,无从知晓,但大家却都知晓,是公家报销)就是老婆买的卫生纸,保姆买的食油酱菜,孩子的尿不湿,这些可都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公家报销的呀。自己工资钱一分不用花。

    蓬年遇节,溜需拍马屁送货上门钱财不计其数……处长的司机,60多岁了,早以退休,开薪2800元,金钱送礼,又干上了司机,工资2000元/月,开上奥迪A6 2.4升,因为涉嫌超标,楞把车后屁股上的2.4标志起下来,重新沾上了1.8T标志。他虽为一个司机,但一年300多天几乎不在家吃饭,重来没自己买过诸如米面肉烟等物件,都是别人送的,修车加油买配件拿的回扣不计之数,年终奖金比我一年的工资还多5—6倍……

    节日期间,同学集会,酒后感言,一位女同学官至市级烟草局长,她说了一句话可谓雷人:可惜我今年55岁就退休了!如果60岁退休,每年年薪20多万,5年可多拿100多万。100多万!!------一个下岗工人,退休工人,农民工要干几辈子啊!她怎能愿意舍弃这个宝座……。女干部为何非耍自己至60岁退休”?真正原因!你知道了吗……?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