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中国人愿用隐私换效率”的言论背后(图)
    (易如, 大纪元, 3/30/2018)



    百度董事长李彦宏日前有关“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效率”的言论引发广泛批评,也引起中国人对自己是否有隐私权的思考。 (Lionel Bonaventure/Getty Images)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在一个利用电子技术交流信息非常频繁的时代,隐私泄露如影随行,保护隐私也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日前,百度董事长李彦宏有关“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效率”的言论引发广泛批评,也引起中国人对自己是否有隐私权的思考。

    3月26日,李彦宏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中国用户对隐私问题没那么敏感,在个人隐私方面更加开放,一定程度上愿用隐私换方便和效率。

    李彦宏还说:“网上能搜到的数据只占数据总量的20%,还有80%在企业手中,如果能把更多数据放在一起,实现的能力就会指数级上升。”他称,“如果这个数据能让所有者收益,而且他们也愿意,这个数据我们会使用的。”

    李彦宏的言论引发网民强烈反弹。有网友对此回答:“我不愿意。”也有网民说,“如果任由这种言论横行,中国人将都是网际网路上的裸奔者”,还有网民戏谑道,“土匪说,很多时候人们喜欢被抢劫,因为破财消灾。”

    “我的猜测,李彦宏这个说法可能是为百度和政府之间的一些合作作辩护,他是这样一个目的。”山东烟台大学前教师张忠顺对大纪元说。

    李彦宏言论逻辑的背后

    对李彦宏的相关言论,网际网路观察人士古河表示,李彦宏的言论正好说明,在中国是没有个人隐私的,而其背后是中共对老百姓长期的控制。

    “作为强力的机关和部门,他们使用或公布你的隐私是理所当然的,这个现象是社会大环境的反映。”古河对大纪元说。

    据大陆媒体3月1日报导,1月3日,超过5亿人使用的移动支付服务“支付宝”被曝出用户信息管理不善。报导说,用户在查看2017年个人账单时,几乎被自动同意“你允许芝麻信用收集你的信息,并向第三方提供”的协议。

    该协议中还写明“您理解并同意,因本公司根据本协议并依法向第三方提供您的用户信息产生的任何后果和风险应由您自行承担”。

    而近几年,百度公司不时也曝出泄漏隐私的丑闻。2017年7月,微信公众号“差评”《我在百度网盘上看到上万条车主个人信息,企业、政府高官信息、各种资料库和无穷无尽的盗版》的文章在网上流传。文章指出,由于百度产品逻辑存在问题,导致用户分享的内容出现在用户的主页上,还能被所有人通过第三方网站搜索看到。

    在2016年,百度云还被曝自动备份功能涉嫌自动共享用户照片。

    古河表示,被曝出的这些情况说明,在中国,对知识产权的盗版侵害,对公民的个人隐私造成的损害都是很普遍的,“实际上对公民的个人隐私来讲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法律)保护。(百度所为)是一种侵犯个人隐私的行为。它就是故意这样设置的,因为他们怀有特殊目的以获取相关的信息、掌握公民个人信息”。

    古河认为,在中国所有能够发展起来的网际网路巨头,还有其它经济领域的巨头,都有官方的投入和权贵阶层的参与,“这些巨头实际上都是权贵阶层的白手套,他们在前面站台,后面的人他们会获取白手套操作所获得的利润,这是公开的秘密。”

    网路实名制了 中国人有隐私吗?

    “而近年大陆网路实名制后,绝大多数人的个人信息早就被人窃取,被利用来牟利。”大陆自由撰稿人刘逸明对大纪元表示,“为什么可以做出个性化配页,其实也是因为他已经偷窥你隐私。”

    2017年6月1日,中国开始实施《网路安全法》,该法规定,“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网路运营者不得为其提供相关服务”。而这条法律条文被普遍认为是中国全面实施网路实名制的标志。

    当年的5月10日,百度宣布实行账号实名制。而新浪、搜狐、网易等各大网站微博早在2012年3月16日采取前台自愿、后台实名的方式实行了实名制。

    中共也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确保在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截至2016年5月,中国电话用户实名率已经达到92%。

    刘逸明认为,中共对网际网路的管制主要是针对用户个人:“网际网路企业效益非常好,向政府纳税也很高,这些企业也会配合相关部门的宣传部、网信办、公安机关以及国安等部门对网民的言论进行箝制,同时对网民的信息进行出卖,他们和官方的关系是暧昧,这就导致很多时候会泄露网民的信息。”

    刘逸明表示,在中共的利益面前,个人信息微不足道。

    据公开资料,仅在2017年发生的个人信息泄露事件中,泄露信息江苏省10亿份、辽宁省和北京等地区共计100亿份。据称这些全都是黑客等嫌疑人被逮捕后公布的,再加上还没被破获的案件,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而网路实名制对于言论自由以及个人隐私造成损害。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韩国2007年7月正式实施网路实名制,但在四年之后,韩国的一家社交网站和一家门户网站以及一家游戏运营商先后发生大规模用户信息泄漏,导致总计4800万的用户资料泄露,被泄露的资料涉及生日、住址、身份证号等诸多详细个人信息。

    2012年8月23日,韩国宪法裁判所裁定网路实名制违宪,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根据判决废除网路实名制。韩国法院的裁决称,网路实名制实行后网上的恶性言论和非法信息并未明显减少,反而使言论自由受到限制,个人信息通过网路泄漏并被非法利用的风险增加。

    中共和商人联手侵犯公民隐私

    河北独立作家、社会评论人士田奇庄也对大纪元说,在中国,没有一个用法律保护公民隐私的环境,中共官员和不法商人联起手来侵犯公民隐私,这种行为越来越公开化。

    据网上隐私护卫队对1550家网站和APP的测评结果显示,隐私政策合规度高的平台极少,合规度低的则超过总数的80%。网际网路金融类和购物类的合规度低的网站和APP占比甚至高于90%。合规度低,意味着企业无法为用户数据提供充分保护。

    刘逸明说,中国的网民也没有办法通过正常的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所以,中国现在数据被盗用、隐私被侵犯已经成常态,特别是长期使用网际网路的人,基本上是没有隐私的”。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