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马晓明:20年前为自己是中共党员感到羞愧(图)
    (萧律生, 大纪元, 3/30/2018)



    2018年3月23日,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突破三亿。图为香港法轮功学员3月18日举行庆祝三亿人退出中共组织的大游行。(李逸/大纪元)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抨击中共罪恶,不满共产党对人民的思想控制,除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还有人要退出这个职务,不做共产党的官,退中共官僚组织。这样的人也很多。”

    现年64岁的前陕西电视台编辑马晓明,对今年3月23日,全球已经有超过3亿的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感到很高兴,也为自己退出中国共产党20周年(1998年马晓明公开实名退出中共)感到庆幸,同时希望越来愈多的中国人能觉醒,能无惧中共的淫威,勇敢地选择“三退”。

    “从今以后,我就不是共产党员”

    1975年初,马晓明抱着对中共的幻想入了党。尽管,当时中共已经发起了诸如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文革这样的运动,但是,“当时还相信它,说不可能不犯错,会越来越正确,也会有平反,没想到现在共产党越来越堕落、残暴,不可能改变了。”他说。

    时间转眼间就到了1998年,有23年党龄的马晓明选择了退党。

    当年,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要访华,选择的第一站是西安。在克林顿到来的前三天,十多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在马晓明的家里,大家互相谈论克林顿到西安的事情及社会上存在的一些问题。

    然而,第二天,马晓明在单位——陕西省电视台的一个剪辑室帮同事剪节目,却被西安市国保大队强行带走,要求他讲清楚前一天聚会谈论的内容。

    “我说我们同事之间谈论一些事情,你无权把我这样带到公安局审问。审我的人说,我们有权力对任何人询问。”马晓明说,他当时跟这些国保人员僵持住了,“你在没有任何依据情况下,你想扣谁,就扣谁,想逮谁就逮谁,这成什么社会了!”

    结果国保人员说:“说你也是中共党员,配合一点,我们问清楚就可以走。”

    这话让马晓明很愤怒,他立即起身:“你们不要说我是共产党员了。”这个警察又强调:“你现在就是共产党党员。”

    马晓明随即拿了一张纸,用真名实姓写下退出共产党的声明,“我为自己是中共党员感到羞愧,再也不要提我是共产党员。”

    他说:“你们以后不要拿共产党员来约束我,从今以后,我就不是共产党员。”

    后来马晓明被叫到电视台党支部,参与了有关他退党一事的讨论,他做了长时间的发言,声明自己退出中国共产党。

    党官公开说假话,哪有廉耻

    这次两会期间,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江必新出席中共人大会议后,接受香港媒体Now新闻专访时宣称:“中国近十多年可以说已没有冤假错案”。他还称,最高法院纠正了不少1990年代形成的冤假错案等。

    马晓明说,“老百姓听了真是炸了锅了。这么公开说假话,公然说假话,哪有廉耻。”

    陕西洛川县张旺锁(音)因遭受到历史上政治运动的迫害,不停上访,“十九大”前,他到延安公安局上访,却被洛川县公安局抓回,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

    “这样的判刑不叫冤案吗?以和平方式上访,这么简单的事情,结果被判刑。”马晓明说,中共本身是一个邪恶的组织,以“假、恶、斗”为生。大的方面,共产主义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小的方面,它承诺的具体事情根本做不到,“只有靠说假话掩盖自己,欺骗民众”。

    中共把当今社会变得是非不分、善恶不辨。马晓明表示,以前用传统价值观衡量是极不正常的事情,在现在这个社会已经被认为很正常了。

    “大面积地说假话。你在社会上说真话,人家说你脑子进水了,连编谎都不会。”马晓明说,就连正常的考公务员、入职、上大学等,家长们想的“不是正路,而是找什么关系,花钱解决掉”。

    马晓明分析道:“物欲横流,从中共官员子女亲属,从中央到地方侵害人民,掠夺人民、国家资产,利用权力搜刮的风气已有几十年。整个社会以说假话为荣,贪腐、聚敛资产为荣;中共官员以搞女人少了为耻,以搜刮少了为耻,跟几千年人类基本文化完全颠倒。”

    以钱为命,视人民生命为草芥

    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马晓明说:“公检法为了挣钱,国家机构已经这样,以钱为命,视人民生命为草芥。你说这个社会可怕不可怕。”

    他披露,他认识的一个人是做医疗器械的,曾经在西安南边某个劳教所听到医生给患者说,“在司法局有没有认识的人?要想换,让他们给你们批一个死刑就行了。”

    甚至听到过死刑执行的人员描述,“维持现场的在枪响前,还公开喊,不要抢,那个医院是第几号,这个医院是第几号。”医院的手术车就在旁边侯著,枪一响(不专门打死),器官摘取后,就走了。

    为此,马晓明更加觉得庆幸,因为自己早在“三退”大潮前,已经认清了中共的邪恶,退出了中国共产党。“退党到现在20年了。这20年来,虽然遭受到所在单位、共产党公安机构的进一步打压,但是我感到非常庆幸。因为我在20年以前,就跟这个团伙一刀两断。”

    马晓明说:“还没有认识到共产党邪恶本质的人赶快加深认识,不仅要听共产党在宣扬什么,还要看它实际做的是什么,要知道其罪恶历史,认识清楚后,不要怯懦、退怯,要勇敢地退出这个罪恶的团伙。”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