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杨宁:这些医生们将面临大审判(图)
    (杨宁, 大纪元, 1/04/2016)



    12月30日,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公布了广东省16地市涉嫌活摘人体器官移植的68家医院和832名医务人员的名单。(大纪元合成图)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日前,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报导了这样一则新闻:广东省江门市中心医院心脏移植科值班医生在12月21日两次接到海外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电话时,公开叫嚣:〝做了(活摘法轮功器官)又怎样?是法轮功的,又怎样?〞〝我们做的多的是,你可能还没调查清楚,那太多了。〞〝数不胜数。〞该值班医生还威胁道:〝你敢来,我就把你杀了,我把你杀了,我看你是上天堂还说下地狱。〞无疑,这名医生不仅是人性全无,而且透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迄今仍未停止!而这样的罪恶显然不止在大陆这一家医院,不止这一人。

    12月30日,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公布了广东省16地市涉嫌活摘人体器官移植的68家医院和832名医务人员的名单。无疑,在全国还有更多的医院、更多的医务人员在从事这样的罪恶,而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未来的某一天他们必将因为这滔天罪恶接受人民的大审判,二战时的纳粹医生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二战期间,德国医生和医学家在纳粹集中营中以犹太人、吉普赛人、波兰人以及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战俘为实验对象,进行了诸多非人道的人体实验,如〝绝育计划〞、〝人体实验〞、〝人种比较〞、〝双胞胎比较〞、〝取骨接骨〞、〝疟疾试验〞、〝新药致死剂量试验〞、〝黄磷严重灼伤救治试验〞等令人发指的人体试验以及〝毒气室谋杀〞、〝磷制燃烧弹〞等试验。很多人惨死在这些医生的手中。

    在这些纳粹医生们看来,德意志民族是优等民族,为了德意志民族,他们可以使用劣等民族的人做各种实验,从技术上帮助〝元首〞希特勒征服欧洲,而这些人的死活和他们没有关系。这其中尤以魔鬼医生约瑟夫.门格勒为代表。

    战争结束后的1946年至1949年,同盟国在德国纽伦堡对德国各类纳粹战犯进行了公开审判,其中的〝医生审判〞成为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的第一个审诉案件。被告均为在纳粹全国性卫生部门或机关工作的官员,或在国家级医疗研究机械供职的高级医务人员(不包括在纳粹集中营供职的现职党卫军男女医生)。这些医生们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些甚至是知名的医学家。但他们都被控犯有违反人道罪,参与制定和起草对重残病人和犹太人、吉普赛人的〝无痛致死纲领〞,并组织和指导了利用集中营囚犯进行非人道的活人试验等。

    面对指控,纳粹医生们辩解称他们只是在服从命令,但显然〝上面叫我这样做的〞并不足以开脱他们滔天的罪恶。

    1947年8月20日,针对纳粹医生们的审判做出了终审判决,判处卡尔.勃兰特等七人死刑,立即绞决,四人终身监禁,四人被判监禁10年到20年不等,而约瑟夫.门格勒因逃往国外而缺席了审判。

    审判中唯一被判无罪的是曾在集中营中担任医生一职的汉斯.穆尼克,他因为其拒绝执行上级指派给他的犯人〝甄别〞的任务而被判与发生在集中营中的屠杀无关。据集中营的一个幸存者在审判中证实,集中营关闭前,汉斯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给了他一把左轮手枪来帮助其逃跑。在美国作家Robert Jay Lifton的《纳粹医生》一书中,称汉斯认为〝希波克拉底誓言远重于党卫军的命令〞。可见,人在面对罪恶时,还是可以有所为有所不为的。

    1963年,针对纳粹集中营的中下层军官,德国又进行了法兰克福审判,审判原则很简单:服从上级命令即谋杀共犯。这次审判也为德国处理类似案件奠定了法律基础。〝服从命令〞与〝未亲手杀人〞不再是洗脱罪责的藉口,〝服从即有罪〞原则得到普遍接受。

    反过来再说说中国这些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务人员,随着主导罪恶的江派势力走向颓势,其犯下的滔天罪恶迟早要被清算,而追随江派、服从命令的医务人员不仅面临着类似纳粹医生的终极审判,而且还有来自上天的判词。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